☆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738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年紀大了一點 - 中丸雄一X上田龍也

 
 
一﹑據說年紀大的人臉皮比較厚。
 
 
        「我也要吃。」指著對方手中抱著的低卡蒟蒻絲,龍也一臉閃亮。
 
        「好啊,自己拿。」低頭看雜誌的赤西沒有注意友人臉上燦爛異常的光彩。
 
        啪!
 
        「喂喂喂喂!!你怎麼整包拿走啊?我才剛開耶!」
 
        「赤西仁你閉嘴啦!!!」

一旁因為背劇本遇到困難的隊上最年幼發飆大吼

        「都幾歲的人還為零食吵架你不是自稱很成熟嗎?!」
 
        「可是和也、」

        「你本來就不應該吃零食!低卡的也不行!以上別讓我重複二遍!!」
 
        仁開了開嘴想說什麼,發覺現在某人的燃點很低非常不好惹,只好默默地摸著鼻子,卻看到肇事者正以賊亮的眼神吃著他的蒟蒻絲還炫耀似的在他面前晃。
 
        「你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無比咬牙切齒的一句話。
 
        「不會啊。」龍也微笑「你不知道年紀大的人臉皮比較厚嗎?」
 
        語畢,又蹦蹦跳跳地助跑飛撲剛進門的雄一去也。
        當然是連著那包剛開沒多久現正漫天飛灑的蒟蒻絲一起。
 
        在那之後,赤西仁有好長一陣子絕不在上田龍也面前吃東西。
 
 
二﹑據說年紀大的人記性會不好。
 
 
        「上P,我剛剛請你幫我拿的外套呢?」田口在上了宣傳車之後問道。
 
        「不知~」
 
        「誒?我不是有請你幫忙拿嗎?」
 
        「有嗎?我不記得了。」
 
        田口有些急了「可是我明明有拿給你啊?」
 
        「是嗎?」無辜無辜無辜,龍也的眼神怎麼看怎麼無辜。
 
        「就是剛剛離開、」「唉呀你很煩耶自己去找就好啦!」
 
        聖用腳踢開車門撇撇頭示意「有時間跟他爭辯還不如趕快下去找。」
 
        「可是、」「囉唆!我陪你去行了吧!」
 
        看著兩人下車走進大樓,前座的小龜回頭問心不在焉的男人「你記得最後看到那件外套是在哪嗎?」
 
        「嗯~~想不起來耶~」
 
        最後面的赤西忍不住插嘴「他穿什麼顏色的你記得?」
 
        「好像是藍色~還是黃色??嗯嗯,總之不是黑色。」
 
        「為什麼?」
 
        「因為黑色的在這裡!」
 
        ………哈?」
 
        龍也笑嘻嘻地拎起腳邊的外套「話說回來,這外套誰的啊?」
 
        眾人沈默,小龜默默地轉回頭播手機給聖,赤西則抱以無限同情地望著窗外。
 
        「龍也,下次你就別答應幫人家拿東西了。」這是雄一的結論。
 
 
三﹑據說年紀大的人講話容易重複。
 
 
        又是一天的結束。
 
        「晚上要吃什麼?」龍也追著正在收東西的雄一搗蛋。
 
        「嗯~你想吃什麼?」一邊收一邊分神回答是中丸雄一必備技能。
 
        「晚上要吃什麼?」
 
        「昨天吃烏龍麵,今天改去吃泡菜豬肉套餐好了。」
 
        「晚上要吃什麼?」
 
        「如果你不要吃那麼鹹的話,那邊還有低卡茄子套餐。」
 
        「晚上要吃什麼?」
 
        「唉呀你煩不煩吶!!」聖抓狂似的大吼「幹嘛一直重複?」
 
        「我好奇嘛。」龍也無辜的癟嘴。
 
        「啊他不是已經回答你了嗎?」
 
        「嗯~所以我在思考啊~」
 
        「思考啥?」
 
        「晚上要吃什麼。」
 
        聖倒地,並且深刻覺得自己與上田溝通不能。
 
        「我收好了,走吧。」
 
        「好~~那晚上要吃什麼?」龍也比出了小飛機歡樂地追了出去。
 
 
四﹑據說年紀大的人會特別幼稚。
 
 
        たっちゃん,你最近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闔上劇本,小龜轉頭決定跟團員聯絡感情。
 
        「嗯?」正在玩翻花繩男人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覺得好像比較天真爛漫?」努力斟酌用詞是龜梨和也的慣用語法。
 
        「什麼意思?」無奈太難了有人聽不懂。
 
        「就是有點幼稚。」小龜在內心抱頭OS『我居然說出來了。』
 
        「是喔。」右手翻了一圈。
 
        「你生氣了?」
 
        「不會啊。噯噯,你知道接下來怎麼翻嗎?」
 
        「啊?」小龜聞言滿頭黑線,但還是坐了過去「左手繞過去對,右手中指去勾這一條
 
 
        砰乓!!!

        踢門而入的是不遠千里來相會的對切青年錦戶亮。
 
        「赤西崽子還不快滾出來迎接本大爺駕臨關東!!!」
 
        然後當他看見上田跟龜梨兩個人正在翻花繩的瞬間立馬華華麗麗的大抖並甩門離去。
        接著門外傳出一句回音超過三十秒響徹傑尼斯事務所本部大樓的怒吼。
 
        「他媽的傑尼斯到底是幼稚園、養老院還是社福機構,淨收些妖魔鬼怪!!」
 
 
        「那個雷公是在說他自己嗎?」龍也疑惑的歪頭,左手轉了一圈。
 
        「可能吧。下面要從小拇指接不對啦,左邊左邊……」不知為何對花繩研究很精闢的龜梨君如是說。
 
 
五﹑據說年紀大的人會比較怕寂寞
 
 
        當戶塚歡天喜地的打開KAT-TUN樂屋房門拜訪時,怎麼也料想不到會看見這令他心碎的畫面。

        他最喜歡的高潔的美麗的神聖的強大的上田龍也大人,此刻卻像朵枯萎的花,倒在沙發上一臉自暴自棄。
 
        「上田大人您還好吧???」戶塚淚奔過去在三步之遙停下,顫抖著不敢伸手觸摸。
 
        「我現在快升天。」悶在衣服裡的聲音一整個虛弱。
 
        「你真的快升天???」少年大驚,又不敢貿然伸手去掀他身上的大外套。
 
        「他真的快升天。」小龜從劇本裡抬頭「如果中丸再不回來,我想以後大概也不用回來了。」
 
        「這麼嚴重!?」戶塚嚇得花容失色,忍不住咕嘟一聲吞了口唾液。
 
        「我快被寂寞殺死了。」無力拍動手腳又靜止,那畫面怎麼看都像是剛被丟在砧板上掙扎的生鮮花枝。
 
        「寂寞?」最近常被整的赤西聞言極其不屑地撇嘴「戶塚不是來找你玩了還寂寞?」
 
        「我空虛寂寞覺得冷。」翻身將外套捲了個密實,龍也又喊「那個誰,快去幫忙打電話叫橫濱特別高度救助隊來救援,我指名北島大地其他退貨。」
 
        「你以為是牛郎店還給你點台啊?」聖忍不住過去將外套掀開一角防止他真的悶死。
 
        就著被掀開的衣角他冷冷看著來人,忽然戲劇性地開口。
 
        「噢~茱麗葉,妳為何是茱麗葉?為何我竟如此深深愛戀著妳呢?」
 
        十足莎士比亞悲劇,聲調纏綿悱惻的台詞念法令眾人瞬間狂打起冷顫。
        尤其是首當其衝的聖,除了冷顫外身上的雞皮疙瘩正歡樂地跳著阿哥哥群情激昂。
 
        ……原來中丸是茱麗葉麼?」一旁猛擦冷汗的田口終於表達了眾人的疑問。
 
        「不,他是提供我雲梯車爬上茱麗葉窗台的救火青年北島大地!」事實證明某人已經瘋了。
 
        忽然門開,龍也騰地跳了起來,發現是河合進來找戶塚回去練舞,瞬間又像洩了氣的皮球癱倒回沙發,樣子比之前又更加自暴自棄了。
 
        「再玩我就真的要升天了。」說完,便真的再也不吭氣了。
 
        門又開,這次龍也沒再跳起來,心裡咒那個男人千遍萬遍,預謀等他回來要執行踢斷他小腿之類的酷刑。
 
        「上田?又再玩什麼呢?」拉開自己的外套發現癱在沙發上的他,雄一疑惑地問「原來是你拿了我外套,還想是不是放在家裡沒帶呢……怎麼啦?」
 
        也不管有沒有人在看,龍也衝上去環著他的脖子將臉一個勁兒地蹭在對方肩膀上,一語不發。

        眾人都識相地自動自發退出去;只有一心護主(?)的戶塚是在半掙扎的狀況下被伙伴給押走。
 
        「龍也?」雄一只會在私下這麼叫他。
 
        「我討厭你!」緊摟著他的脖子,龍也悶悶地控訴。
 
        「對不起。」雄一心中既是無奈又是愧疚,卻仍是道歉。
 
        「不要說再說對不起!」
 
 
        隨著那聲大吼,室內僅剩下空調運轉的聲音。
 
 
        「我大概是年紀大了。」龍也忽然沒頭沒腦地說著。
 
        「咦?」雄一疑惑地摟緊他「為什麼?」
 
        「總覺得很缺鈣。」嘆氣。
 
        ……不要緊。」
 
        龍也閉眼思考他的『不要緊。』到底是指什麼。
 
        「不要緊的,龍也。」他又說了一次。
 
        輕輕晃著懷裡的男人,雄一認真地說著「我永遠都會比你大一點,所以,不要緊的。」
 
        「況且,我也只是比你的年紀大了一點,不會差太遠。」
 
        還真的是一點。」龍也噗喫地笑出來,讓抱著他的男人終於鬆了口氣。
 
        「我討厭一個人回家。」伸手捏著雄一的臉拉開「也討厭一個人吃飯。」
 
        「嗯,嘔珠到(我知道)。」
 
        「呼呼呼呼好醜。」
 
        「很鬨,壞晃嗨(很痛,快放開)。」
 
        「回家吧。」套起早上偷來的大衣,龍也吸吸鼻子。
 
        「好,我們回家。」微笑伸手牽起他的,雄一沒有問他要回哪個家。
 
        因為有彼此在的地方,就是永不寂寞的家。
 
 
 
(完)
 
 
後記:


    此篇惡搞成分高達八成,完全凸顯上田龍也喜歡惡作劇的個性,當然,身為近在周邊的團員們鐵定是首當其衝。

    第一個倒楣的傢伙就是赤西仁,不但食物被搶還被罵,想翻臉卻被一句「不是自稱很成熟」給噎回去,典型的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第二個倒楣的人叫田口淳之介,比較幸運的部分大概是聖唸歸唸,還是陪他一起回去找外套吧。

    第三個倒楣鬼是耐性很少的田中聖,但我想也不能怪他,任誰被這樣煩都會抓狂的。

    而至於那關西來的對切青年,雖然沒有直接被整,但最慘的人是他也說不定;畢竟形象全毀啊。

    最後一段是惡搞集大成,然後不用懷疑你們的眼睛,那的確是取自周星馳大神的經典戲碼「唐伯虎點秋香」,只是主角不是紅燒雞翅而是中丸雄一,也藉此機會向我心中無敵的師傅(?)致敬。

    然後啊,「年紀大了一點」的情人,聽起來挺有情調的不是嗎?
    那句「我永遠都會比你大一點,所以,不要緊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