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738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人生若只如初見 - 生田斗真X山下智久

 
 
        「人生若只如初見。」
 
 
        ※

 
        當山下智久第一次見到生田斗真時,兩人都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
        一個經常被誤認性別,一個性子總是溫軟的像顆蕃茄。

        那不是什麼壞事。山下想。
 
        至少當時要哭要笑要發脾氣都還能自己決定。
 
        所以當山下笑著向生田打招呼,生田也立即笑著向山下回禮。
        從此TOMOTOMA的故事就開始了。

 
        ※
 
 
        山下的個性不冷不熱;好吧,他承認自己有時候是偏冷的。
        當然幼時複雜的家庭背景是原因之一,但他寧可想,自己就是這樣個性,而不是誰給了他這個性。
 
        所以當赤西仁還是個只能在龜梨和也面前逞強的弱氣英雄,而那個舌頭比砒霜還毒的黑皮錦戶亮還沒有真的對切時,他山下智久就已經懂得利用自身不可多得的粉紅費落蒙四處詐欺前輩博取關愛了。
 
        山下沒有赤西的傻,也沒有錦戶的毒舌。
        但同樣的,他沒有赤西的真,也沒有錦戶的率直。
        有的只是如水蜜桃般漂亮的表皮,甜蜜的香氣,裡頭的核卻比誰都要堅硬。
 
        相對而言生田的個性同樣是不冷不熱,本質上卻是偏暖的。
        讓人想起北海道的冬日晴天,站在雪地裡任清澈陽光大把地灑了一身,那暖卻是從心裡冒出來的。
 
        生田的個性在一群漂亮的孩子裡並不顯眼,甚至可以說是溫吞的,並不得高層賞識。
        但山下就喜歡跟他黏在一起,就喜歡賴著他,於公於私都攢著手晃悠地以為能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放學時孩子氣的手拉手又蹦又跳地一起去工作;
        趴在床上聽「南方之星」的歌曲討論何時再一起去海邊;
        工作完畢累到不省人事的倆人靠著頭在搖晃的宣傳車裡入睡。
 
        那時嘴上總說著「永遠」、「一直」。
        卻不曉得這世上沒有「永遠」,而「一直」也不是沒有盡頭的。
        那麼單純的願望到後來才理解一切原來是奢望,從此閉口不再提起任何會讓自己變得可笑的「夢想」。

 
       

 
        猶記事務所的宗旨「明星是給人夢想的存在」。
        但明星本身若有了夢想,不是飛得更高,就是摔得粉身碎骨。
 
        山下曾經的夢想是出道。
   
        發
CD,穿著光鮮,演幾部紅遍半邊天的戲,成為人人景仰的巨星。

       
那同時也是生田曾經的夢想。
 
        於是當山下說出「親愛的TOMA,我們一起出道吧!」
        生田也開心的點點頭「好的TOMO,我們一起出道吧!」
 
        不知誰告誡過,說出口的願望都不會成真。
 
        山下還記得發表新團體出道名單當時那一陣扯心扯肺的心慌。
        感覺腳下的地板跟著什麼一起碎裂了,虛浮地站不住腳,卻也摔不下去死不了。
   
        隔著遠遠的他看見熟悉的他親愛的
TOMA,微笑地用嘴型道了聲恭喜,然後轉身就此離開他的世界。
 
        從此「親愛的TOMA」成了禁句,也再沒有人會如此親暱溫柔地喊他一聲「TOMO」。
 
        山下感覺少年TOMO在那個瞬間死去,取而代之的是前輩給予的綽號。
        不管是粉紅色的Pink,或是小豬的Pig,還是桃子的Peach,無限個解釋的P成了山下智久的代稱。

        變色龍一樣的自己,扮演誰都可以的自己;已不再是自己。
 
        後輩們欽羨啊,前輩們誇讚啊,說:山P真是幸運呀可以出道,你已達成了夢想。
 
        呵,夢想嗎?
        他不知自己是否還懷有夢想。
        更不曉得如今的自己到底是比之前飛得更高了?
        還是已經摔得粉身碎骨拼不出原狀。
 
        山下只是笑,眼中有許多感情蔓延,彷彿一碰就會應聲掉落。
        即使在節目上接受國分前輩專訪時提到了,也只是眨眼哽噎著硬將話給說全。
 
        說痛還是痛的,不可能輕易忘懷。
        但漂亮優秀的山P終究不曾在他人面前為自己掉下一滴眼淚。
 
 
       
 
        隔了很久再見到彼此,卻形同陌路。
 
        「你好,生田君。」
        「你好,山下君。」
 
        微笑,點頭,側身,擦肩而過。
 
        山下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頭,挺直了腰桿逕自走進貼著「NEWS」字樣的休息室。
        生田卻停下腳步轉身靜靜目送他的背影,幾次張口欲言,最後見他消失在門後才低頭轉身離去。
 
        直到那個時候,生田才真正感覺到時光的殘酷。
 
        他還記得那個孩子總膩著聲喊自己「親愛的TOMA」,經常對幾個損友惡作劇取笑,喜歡雪喜歡海邊更喜歡自己的房間,南方之星滄桑的情歌被他一唱卻甜蜜的婉轉,而即使早已放開多時仍能清楚記得,曾長久被自己握在手裡的溫度是那麼冰涼柔軟。
 
        雖然從沒向誰提過,生田總想著他的TOMO像北海道冰清玉潔的春雪,沒有寒冬的冷酷也沒有夏日的燥熱,更沒有殘秋的蕭瑟,是最舒適宜人的溫度。
 
        可如今握在手裡的春雪化了,也早已流的無影無蹤。
 
        此刻在生田面前的是一位叫做山下智久的前輩,全身散發懾人的氣勢好似一顆耀眼的星子,璀璨無比地掛在天上僅能仰頭欣賞,若是自己此刻還天真地想搭著梯子去摸去攀,必定下一秒就會落在泥淖裡摔得鼻青臉腫惹人笑話了。
 
        回想這段日子他低頭審視自己,生田忍不住嘆氣。
        在山下飛得越高越遠的同時,他卻還停在原地踏步,哪裡也走不出去。
 
        他終於下定了決心。
        讓當年那個柔軟的TOMA隨著TOMO死去。
 
 
       
 
 
        山下一直認為自己忘記了TOMA
        而生田也是這麼認為的。
 
        所以他們能冷靜的打招呼,冷靜的離別,也冷靜的不像彼此曾多麼掏心掏肺的相處過。
 
        於是當那天少俱聖誕節SP錄影,藏匿後台準備登場的生田在看見螢幕上在海邊開懷大笑的TOMO時,雖然仍禁不住地露出懷念的表情,心中暖燙的情緒也在瞬間滿溢,卻再沒有流下。
 
        但坐在台前的山下卻愣住了,然後不意外地在鏡頭轉到後台提示時看見那個穿著應景聖誕老人裝的傢伙,平日武裝的面具僵在臉上慢慢碎裂,再也藏不住嘴邊明顯的笑意。
 
        身旁的隊友們湊過來希望能求得一些答案,卻意外看見平日漂亮自制的山P臉上竟滿是放鬆的笑意,各個在心裡頭掩不住的驚訝,卻見他不斷用嘴型無聲地提示那個已經封印好多年的名字。
 
        TOMA。』山下笑道『是TOMA。』
 
 
        在那瞬間生田真的想掉淚了。
 
 
       
 
 
        後來……其實什麼也沒變。
 
        山下智久還是山下智久,綽號依舊統稱山P
        只是有什麼地方好像不一樣了。
 
        比如眼神比如笑容,在提起誰的時候會變得柔軟,即使只是曇花一現。
 
        生田斗真也還是生田斗真,綽號從沒變過的叫做TOMA
        只是有什麼地方好像不一樣了。
 
        比如眼神比如笑容,在提起誰的時候會變得堅毅,令人總移不開視線。
 
        有什麼東西變了,有什麼東西從沒有變。
        即使彼此已不再是能任意要哭要笑要生氣的年紀了,生田還是這麼認為。
 
        所以當山下笑著向生田打招呼,生田也會立即笑著向山下回禮。
        TOMOTOMA的故事畢竟還沒有結束。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但也僅是「若只如」。
 
 
 
(完)



後記:

        其實同樣的東西早已寫過,就是最初「相愛系列」裡面的「我們依然相愛」,但比起當時的青澀與近乎模仿的寫法,此時的文筆已有了長足進步,可以看到自己的風格,對情感編排也多了以前無法完全發揮的力道。

        全文從開頭就瀰漫著一股「惆悵」的情緒。「人生若只如初見」,有點悲傷的,心酸的浪漫。很多時候,當我們經歷難以承受的苦痛的時候,都會恨不得回到最初,比如文中的TOMO與TOMA。

        我不是山下智久的Fans,也不算是生田斗真的;如果標準是對他們所有資料瞭如指掌、並且每一部作品都有看有收的話,我肯定在第一關就被刷下來了。但也因為少了一層愛戀痴迷,我才能更客觀的看見「這個人」清楚的輪廓。

        我對他們倆人的印象始終停留在4TOPS。說是自私也好戀舊也罷,但我從未否定過NEWS任何事情,只是免不了的替被留下的三人感到傷痛。我想山下智久這個明星唯一的死穴,也就在一個生田斗真。

        已不止一次看過他為了獨自出道而動搖,滿心愧疚難以忘懷,卻死撐著不肯掉下一滴眼淚;為他自己。可比起戲劇中隨著劇情收放自如的漂亮眼淚,山下在訪談時紅了眼眶卻隱忍不發的模樣,反令我忍不住一次次的動容,心裡想著:又是一個被迫長大的孩子。至於那溫軟的生田斗真,最終也選擇戴上面具,走上與山下相似又相異的道路,也令我不勝欷噓。

        不曉得有多少人還記得當初的TOMO,是個多麼愛撒嬌又惹人疼的任性孩子,總是一派開朗的笑著鬧著,一副反正有風間長純跟斗真在所以有恃無恐的樣子。所以當我看見現在這個,可靠堅強漂亮自制的明星山下智久,竟是陌生的讓我如何都無法接受。

        之前某期雜誌企畫了一段訪談,讓智久與斗真對話。雖然很多話題都避重就輕的滑過了,但當倆人回憶起過往時,光看文字就能感受其中的深刻感情;即使隱晦到不仔細看就會錯過。

        在訪談的最後,智久說了「希望有天還能合作」,但斗真卻說「只要維持這樣就夠了」,每看到此段時眼淚總是忽然地湧上。我想,他們都已經沒有力氣再面對更大的失望;尤其是斗真。

        「人生若只如初見」,但終究只是「若只如」。
        而這世界根本就沒有「如果」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