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3064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J」四神眾‧第九章 - 回憶

 
由於張雄在來之前已經事先聯絡過商場的負責人,因此東海與厲旭在逛街的時候,一般逛街群眾都被巧妙的隔了段距離,而除了身邊幾位穿著西裝負責護衛的保鏢外,外圍還安排了便衣的弟兄隨時提高警覺以防意外。
 
「吶,你看這件衣服怎麼樣?」逛到男裝部,東海興致勃勃的拿了一件在身上比劃。
 
「很好看啊,可是哥不是討厭穿西裝嗎?」
 
「唉呀!這是買給赫宰的啦!」
 
低頭看著一整排襯衫,東海嘟著嘴「他的生日快到了,我在想禮物要送什麼好。」
 
「這位先生想要挑選什麼樣的禮物呢?」訓練有素的專櫃小姐一發現東海的猶豫,便殷勤地上前招呼「我們新一季進來的西裝很不錯,需要給您取來參考嗎?」
 
巡了一遍架上的襯衫都沒看到喜歡的,東海只好同意「什麼樣的款式?拿來我看看吧。」
 
像是早有準備,櫃姐三五分鐘內就將新一季的西裝取來攤在櫃上讓東海過目,可惜這些款式不是太過花俏就是顯得老氣,雖然其中有一件鐵灰色的絲質西裝蠻適合赫宰的氣質,不過這樣的款式他已經有很多件了,便不列入考慮。
 
就這樣走走逛逛竟已將不小的男裝部走了一圈,可惜東海始終沒看見中意又適合的禮物,不免顯得有些煩躁。
 
「你們就只有這些款式了嗎?怎麼一點創意也沒有……
 
「不好意思,這些真的都是最新一季剛進來的款式了……」專櫃小姐心急如焚地陪著笑臉,深怕得罪這兩位貴客「還是還是您要不要隨意看看呢,說不定架上會有您喜歡的商品……
 
無奈之下,東海便真的在店裡兜兜轉轉,心下正思量要向始源建議增加男裝部的設櫃,卻忽然被其中一個櫥窗裡的東西吸引了目光。
 
那是二枚銀製袖釦,上面雕刻精美的龍騰圖栩栩如生,雙目則以海藍色點綴顯出清冷的霸氣,讓東海看到的瞬間幾乎整個人貼在櫥窗上。
 
「哥?你在看什麼??」厲旭也好奇的湊過腦袋。
 
「你看那個袖釦,是不是很棒?」
 
「哇……好漂亮!」
 
確定了物品之後東海便招手請專櫃小姐過來「我要買這個。」
 
 
 
 
原本堆著笑容想說得救的櫃姐,一看到東海指定的東西,瞬間臉色變得有些尷尬。
 
「您想要這款袖釦嗎?」
 
「對啊。」
 
「真是非常對不起,這份袖釦已經先被一位客戶下訂了……
 
「啊?被訂走了?」
 
「這只有一副嗎?」厲旭連忙追問,卻看見櫃姐艱難的點頭。
 
「是的,因為這些袖釦全部是歐洲的老師傅手工打造,每款都是獨一無二的設計,即使想請老師傅重作,也會跟現在櫃上的這款不一樣……
 
「既然這樣,怎麼不一開始就先說呢?」這下連厲旭都有些不高興了。
 
「因為我們品牌也是第一次在這麼大的商場設櫃,老闆本來的想法是只要東西客人還沒帶走,櫃上就會繼續展示當作廣告,不然以我們全手工的商品量來說,進貨完全趕不上成交的速度,這樣下去很快就會空窗了……
 
……這袖釦多少錢?」還是緊盯著櫥窗,東海忽然開口「我出雙倍。」
 
「呃,這個、不好意思我實在不能作主……
 
「無論如何,看你是要現在電話聯繫你的老闆呢,還是要聯繫這個客戶都行,反正這組袖釦我都要定了!」
 
「哥,我們還是再找過吧?」看櫃姐為難的神色,厲旭還是心軟的幫忙勸了起來。
 
東海卻是異常的堅持「不管,我就是要這個。」
 
櫃姐為難看了看不肯妥協的東海,又看了看向自己搖頭的厲旭,忍不住哀怨起來自己怎麼排班就排到今天呢?雖然眼睛是保養到了,卻可能一弄不好就會丟飯碗啊!!
 
正當此時,又有一組客人進來專櫃。
 
「哈囉~美麗的小姐,我是來拿上次寄在這裡的、……唉呀?這不是東海麼?怎麼這麼巧呢!」
 
聽見自己的名字令東海下意識地轉身,卻在看清來人時微微愣住「你怎麼在這?」
 
來者是一名高佻俊帥的青年,看到東海十分開心的樣子,更熱情地湊了過來「真是好久不見了,最近都還好吧?聽說你一直待在家裡都沒出門,我還以為你轉性了勒!」
 
………我只是沒俊秀你那樣的好興致,成天只想往外跑。」東海卻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顯得意興闌珊,讓一旁的厲旭驚訝不已。
 
「哈!你還真是說對了,我的確坐不太住辦公室,那簡直要命!」俊秀似乎對東海淡漠的情緒習以為常,因此自然地轉頭跟櫃姐說話「美女,上次訂的東西請幫我包的漂亮一點喔。」
 
「金先生,您和這位先生認識嗎?」櫃姐好奇的看了看兩人。
 
「我們認識啊,怎麼了?」
 
「是這樣的,您上次訂的袖釦這位少爺也看中了,說希望您可以轉讓給他……
 
……這袖釦是你訂的?」東海忽然插嘴發問,口氣變得有些彆扭。
 
俊秀詫異的頓住了一瞬,旋即點頭「是啊,又怎麼啦?」
 
「那就算了。」一改剛才勢在必得的態度,東海轉身拉了厲旭「走,我們去逛別間店吧。」
 
「咦?啊?等、等等我……
 
 
 
 
拖著厲旭疾走了一段距離,東海直到進了往頂樓廣場的電梯才停下腳步。
 
「東海哥?」厲旭氣喘吁吁的看著臉色不太好的東海「剛剛那位先生是誰啊??」
 
「嗯?」深深的吐出胸口的悶氣,東海無奈的笑了笑「啊,他的名字是金俊秀,韓國第一大黑幫【神起會】的高級幹部之一,也是赫宰、晟敏哥和我的……算是多年熟識吧。」
 
「哥?」敏感的察覺到東海的情緒很不對,因此問的格外小心「你……不喜歡他嗎?」
 
……他和晟敏哥還有赫宰,以前都在同個老師門下學習戰鬥技巧,」東海望著景觀電梯下越來越遠的地表,彷彿自言自語的開口「我則是偶爾會和他打上照面,而俊秀是個和誰都能交朋友的自來熟,這麼多年過去總算是有交情,只不過近幾年彼此分屬不同組織,各有各的立場,自然也就逐漸疏遠了。」
 
「不過,你剛才說對了一半;」回憶起往事,東海的笑容顯得有些微妙「小時候那會兒,我的確不怎麼喜歡他。」
 
「那時一廂情願地認為,那小子故意跟我搶赫宰呢,因此每回見到他都沒有好臉色,甚至好幾次無理取鬧要赫宰不准跟他搭檔…..,總之就是惹過很多麻煩……甚至………
 
「甚至差一點,就可能害赫宰丟了性命。」閉上眼睛,東海苦澀地牽動嘴角「自此之後,我就不敢再吵了。」
 
「跟誰搭檔都無所謂,只要赫宰能平平安安的活著,活著回到我身邊,那就夠了。」
 
「漸漸的,我對金俊秀的感情沒了憎惡,只剩下羨慕,而且是羨慕到……不得不嫉妒。」
 
「羨慕?」厲旭茫然的看著他追問「為什麼呢?」
 
東海但笑不語,搶在電梯開門的瞬間舉步踏上空中花園。
 
「因為朋友和主子畢竟是不同的。」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只是那人的責任。」緩步穿越精心設計的美麗景致,他悠悠低訴「在我還不知道赫宰的存在前,他就已在非自願下成為我的『影子』,若非後來我爸收他為養子改變了身份,他也許將一輩子活在我不知道、也看不見的地方替我賣命,就算不幸陣亡了,也不被允許在墓碑上留下證明他存在過的隻字片語。」
 
「曾經他和晟敏哥、俊秀一起出老師給的任務時身受重傷,那時俊秀當機立斷讓晟敏哥護送任務物品,自己則拼上性命返回去救他,而後來的幾次任務,赫宰也曾毫不猶豫地為他擋過子彈,真正是患難與共的生死之交。」
 
「而我最羨慕俊秀,也最嫉妒的事情是———即使我有足夠能力自保,也和俊秀同樣願意豁出性命去救他,赫宰非但不會接受,反而很可能在第一時間選擇自我放棄,也要堅決阻斷任何會令我生命受到威脅的事情發生。」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深深嘆了口氣,東海仰頭望著有些灰濛濛的天空,神色寂寥「我是赫宰拼命要守護的主人,俊秀則是生死之交的知己,若今天我倆同時遇難,赫宰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救我,然後和俊秀一同赴死。」
 
………不會的。」始終沉默聆聽的厲旭打破了沉默,眼神堅定的反駁「東海哥,絕對不只是銀赫哥的責任,因此哥若真這樣認為的話,他一定會……一定會非常難過的。」
 
「我媽媽曾說過,一個人想對你壞,從他的行動或言語就可以看出,而一個人想對你好,他的心意會直接讓你感受到溫暖與快樂。」
 
「若言語無法描述,若行動無法表示,那麼就讓心意告訴你吧。」少年清亮的嗓音溫柔而堅定,是超越痛楚開出的花「無論如何,你的心會告訴你答案的。」
 
「何況,哥的身手不是也不差嗎?」見東海呆呆的望著自己,厲旭不禁揚起笑臉「那麼以後哥只要別和那位金俊秀同時被抓到,不就好了?」
 
「又或者,他根本也不需要銀赫哥去救,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你還真是說對了呢。」像是想通了什麼,東海也不自覺露出笑臉「不過……….赫宰那傢伙究竟給你多少好處,讓你這樣幫他說好話?我可記得,先前你不是還挺怕他的嗎?」
 
    厲旭害羞的笑了笑沒有回答。
    所以東海不曉得,他是被銀赫在自己病床前那鄭重的致謝給深深打動了。
   
    「喔!小萌竟敢有事瞞我?還不快點從實招來!!」俐落的跳起身往厲旭一撲,東海開始不由分說的撓他癢癢,立即惹來一陣悽慘的狂笑與求饒。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