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738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J」四神眾‧第八章 - 開始融化的冰

 
在曝光身份後,厲旭雖有猜測過自己的下場,但出乎意料的沒有人再提起他的事,也沒有把他抓去實驗,更沒有把他交給其他人,只是像以前一樣對他———或許跟以前不一樣,現在除了平時玩在一起的東海,其他四神眾的成員一有空也會常常過來串門子。
 
其中最常出現的,當屬朱雀副堂主金鐘雲了。
 
每天厲旭起床按照以往的習慣要去陪東海的途中,總是會以各種千奇百怪的方式『巧遇』無所事事的鐘雲,最後兩人再一起去找東海玩耍。
 
剛開始銀赫對此事非常不待見,下了幾次逐客令未果差點逼得他動粗趕人,是後來不知鐘雲跟他說了什麼,才對他的天天出席不再有意見,只是偶爾碰到的時候,眼神還是有那麼點不耐煩的味道……真的只有一點點……吧。
 
後來,慢慢跟跟鐘雲熟悉,意外得知他除了擅長近身搏擊外,還有副令人著迷的歌喉,從此熱愛音樂的厲旭便常常要他唱歌,讓終年氣氛肅殺的青龍堂更多了一分生氣。
 
而今天早上厲旭又『意外』的發現了蹲在水塘邊,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弄什麼的鐘雲,惡作劇心起的他於是踩著小碎步悄悄跑到他背後,打算嚇對方個出其不意。
 
只可惜才剛走到,鐘雲頭也不抬的就打了招呼「早啊小萌。」
 
「為什麼啊?」不滿的嘟嘴,厲旭跟著蹲下「我明明沒有發出聲音啊!」
 
實在在不忍心傷害小朋友的鐘雲不好意思表明,對他這種長年鍛鍊有武術底子的人來說,厲旭那個小碎步與呼吸的改變早就在出房門的時候就被他察覺到了。
 
「呀,因為我是超人!」還搞笑的一手插腰一手出拳向天空擺POSE
 
「嗚噗………」厲旭又忍不住遮臉了。
 
「想笑就笑啊,幹嘛遮起來?」雖然是很可愛啦。
 
「習、習慣動作嘛。」手指微微開了縫隙「鐘雲哥剛剛在做什麼?」
 
「喔,我帶我家小土地出來透氣。」
 
「小土地?」
 
「我養的寵物,可愛吧?」
 
厲旭看著鐘雲放在他手掌心淡定的烏龜,想笑又覺得不太禮貌「為什麼養烏龜啊?」
 
「因為很好養。」鐘雲煞有其事的聳肩「對我這樣工作繁雜,又常常要各國飛來飛去的大忙人來說,想養寵物一定得挑不麻煩的。」
 
『你很忙嗎?』雖然看不出來他很忙,但厲旭還是忍住吐槽的衝動。
 
「可銀赫哥的工作也很忙,但養的是兩頭超大超凶猛的西藏獒犬耶?」想起初次見到兩頭獒犬的狀況,厲旭還心有餘悸的打了個冷顫。
 
鐘雲微微一愣,旋即笑得有些無奈「喔,那其實是小海吵著要養的。」
 
他們所說的那兩頭有小學孩童身高般大的西藏純種獒犬,平時都被飼養在東海房間外草坪搭蓋的犬舍,天氣好的時候東海會帶牠們出來玩耍,也會在堂裡溜著散步。
 
這兩頭獒犬只認東海與銀赫為主人,其他人若想接近東海又未得他的允許,牠們立即會進入警戒狀態,若再不理會警告執意接近,牠們就會立即發動攻擊直到對方不再掙扎或死亡為止,可以稱是東海身邊最強悍的保鏢也不為過。
 
「記得是李叔還沒退休前的事吧,在攔截走私軍火交易時額外截到走私動物的貨櫃,那時硬要跟去現場的小海也在場,一看到那兩頭還未睜開眼睛的獒犬寶寶,就死活抱著不放,硬要將牠們帶回來養,寵兒子上天的李叔也就由著他胡來了。」
 
「結果咱們任性的小王子把狗帶回來後,根本只顧著跟牠們玩,因此照顧跟訓練的工作還是落在銀赫身上,好不容易才讓兩頭獒犬聽話也認他作主人,在你沒來之前那兩頭獒犬可是整天跟著小海的呢。」
 
「跟著東海哥作什麼?陪他玩?」跟可以輕易把成年人咬死的獒犬玩?
 
「陪他是一種啦,另外也是擔任保鏢。」將小土地丟進水塘裡強迫他運動,鐘雲起身順便把厲旭也拉起來「沒有哪個保鏢會比那兩頭獒犬更忠心,而且威力更猛的。」
 
「哥就把小土地丟在這?」腳麻的厲旭乖乖的掛在鐘雲手臂上「牠萬一爬走怎麼辦??」
 
「沒關係。」撈著人大步往前走,鐘雲一點都不擔心「我有幫牠裝GPS。」
 
烏龜身上裝衛星定位系統???
這事大概也只有金鐘雲作得出來吧……
 
在前往東海臥室的途中,還掛在鐘雲手臂上的厲旭忽然開口道歉「對不起……
 
「怎麼了?」
 
「結果我沒有聽你的話,暴露身份了
 
……反正遲早是會曝光的,你該慶幸第一個知情的是我們。」
 
「那現在怎麼辦?」厲旭最近一直在煩惱同樣的問題「我若繼續留在這裡,似乎會給你們帶來大麻煩……鐘雲哥?」
 
停下腳步,鐘雲將厲旭輕輕放下地讓他站好,又像那天一樣雙手用力按住他的雙肩。
 
「你不需要煩惱這麼多,這事我們會處理好。」
 
「可是……
 
「我會保護你。」
 
看著鐘雲認真的神情,厲旭的眼眶不自覺積蓄了淚水。
 
「我們都會盡全力的保護你,只是必須要委屈你繼續住在【青龍堂】一陣子了。」
 
「雖然外面已有風聲走漏四神眾握有【愛麗絲】的藥方,但目前畏懼於組織的勢力都還不敢輕舉妄動,因此你只要不落單不亂跑,安全至少是沒有問題的。」
 
「如、如果我離開的話……
 
「不行。」鐘雲多加了些力氣困住厲旭,像是怕他下一秒就真的跑了「你只要一離開我們的保護,整個勢力平衡就會打破,不管是白道還是黑道都會傾全力抓你,到時候狀況會更加複雜,所以你乖乖待著,好嗎?」
 
「好。」揉揉眼睛,厲旭點頭答應。
 
鐘雲這才放鬆了力道,語意深長的說道「記住,無論如何,我都會盡力保護你。」
 
「謝謝哥……」說著,流著眼淚撲到鐘雲懷裡。
 
摟著難得主動投懷送抱的厲旭安撫,鐘雲心情複雜的嘆氣。
 
「沒關係,再等等,再等等他會長大的……
 
 
 
 
東海發現赫宰忽然之間改變了很多。
 
好像是從上次重感冒痊癒後吧,每天只要一有時間,赫宰就會暫時放下工作來陪他,甚至有時候晚上自己故意鬧著脾氣要跟他一起睡,男人雖然皺了眉頭,但還是會側身讓自己進門,任著自己把他的房間弄得亂七八糟,在自己睡迷糊的時候默默挨了幾腳,早上醒來的時候卻是好端端睡在他懷裡。
 
這樣的赫宰很怪。
 
以前雖然也是疼自己的,但自赫宰在十七歲那年接替堂主的工作後,便甚少讓自己進去他的房間,而且不管自己怎麼吵鬧都還是有一定的底線,就算鬧到翻臉也絕對不會讓步的他,現在卻是毫無底限可言。
 
因此東海忽然就覺得慌了手腳。
 
他不明白,心裡明明是很高興赫宰越來越重視自己的,但是心裡又有某個部分抗拒這樣的變化,私自希望赫宰還是像以前一樣對自己,不要改變他們之間的關係,不要打破他好不容易維持的平衡。
 
不要讓他認為,赫宰也是喜歡自己的。
 
『你們是什麼關係?』
 
每當東海想起厲旭曾問自己的話,同時他也反覆的問自己。
 
『我跟赫宰是什麼關係??』
『我是什麼身份?』
 
『我是無憂無慮的小王子。』
『我是屬下口中無所事事只會搗亂的少爺。』
 
『但李東海到底是李赫宰的誰?』
 
 
「東海哥?」
 
一回神,東海發現厲旭正擔心的看著自己。
 
「哥的身體又不舒服了嗎?」
 
「沒有啦。」乾笑幾聲,東海忽然慶幸今天鐘雲沒有來「覺得有點悶而已。」
 
「悶?」看看通風良好的中庭,厲旭想了一下「可能快要下雨了吧?」
 
「對啊……最近老下雨,我都快發霉了……」趴在冰涼的象牙石桌上,東海看著一成不變的花園造景嘆氣「我想出去玩……
 
「出去玩?」挪開兩人下到一半的棋盤,厲旭也學他趴在桌上「你想去找哪位哥哥啊?」
 
「我不想找哥哥們。」東海閉起眼睛,忽然又張開「我們去商場血拼好了!」
 
「啊?」
 
「購物啊!購物!!」東海突然興奮地爬起來猛搖厲旭「我知道始源最近又在市區開了新的賣場,我們去看看吧!」
 
「可、可是我們沒有缺東西啊?」厲旭被搖得頭昏腦脹。
 
雖然兩個小朋友出門的次數少的可憐,但是所有該有的不該有的想要的不想要的東西,只要說出來幾乎就是有求必應,更別說衣服和食物在堂內還有專人負責,娛樂用品藉由白虎堂旗下的公司源源不絕的提供,另外玄武堂只要一有新開發的娛樂產品,也都會送過來給東海和厲旭『試用』,說實在真是沒有必要特地出門逛商場。
 
但悶壞了的東海其實只是想出去走走,逛街購物說起來也不過是幌子。
 
「可是……我們這樣擅自出去不好吧?」許久沒出過門的厲旭雖然有點動心,但又忍不住內心的擔憂。
 
最近道上的血拼事件層出不窮,銀赫這幾天都忙得幾乎腳不沾地,厲旭已有好一陣子都沒看見他了。而原本被定義為『無所事事』的鐘雲哥,也不知臨時接了什麼工作,回想起來竟也有一個禮拜都沒有出現在青龍堂裡,更別說其他平常就忙碌的人了,根本連最基本的消息都沒有。
 
「有啥不好的?本王子要出門還需要請示嗎!?」
 
「可是鐘雲哥說最近外面不安全耶……
 
「唉呀,我們去的是始源的地盤,哪有什麼不安全的。」
 
向來就是身體力行的東海也不等厲旭再可是下去,按下腕錶上的按鈕大喊「張雄!本王子跟小萌要去始源的新賣場!快去準備車子!!」
 
『少爺,這、這不妥啊!!』
 
「去始源開的店有什麼好不妥的!叫你去開就去開廢話那麼多!還是最近你嫌太無聊,我很樂意讓你主子調整你的工作內容!!」
 
『是、遵命……』那頭只好抹淚奔去准備車子。
 
 
莫約三十分鐘光景,東海和厲旭已站在氣派時尚的商場門口了。
 
這棟大樓是請來國際知名的設計師量身打造,不僅外觀是具有未來性的前衛造型,而看似普通強化玻璃的外裝,事實上全是以玄武堂最新研發,號稱比鋼鐵還要堅硬的高密度太陽能板組成,每日所儲蓄的電力便足以供應整棟商場與戶外設施的正常運作,到了日落之後的夜晚時分,太陽能版內部裝載的夜光片則會自動發亮,完全不浪費任何電力就達到裝飾的效果,還能隨時改變圖案及顏色,像現在因為是剛開幕因此圖案是商場的標誌,據說已有多家大型公司看準了這個廣告效益,紛紛前往洽談合作的可能性。
 
「嘖嘖、……始源這傢伙賺錢的能力真的沒話說,只是品味實在是有待商榷。」戴著偽裝用的黑框無度數眼鏡,東海發出了不知究竟是褒是貶的評價。
 
「品味?」同樣戴著偽裝用眼鏡,厲旭不習慣的扶著鏡框「我覺得這棟商場很漂亮啊?」
 
「我說的不是建築,」拍拍他的肩膀,東海說「你知道始源姓什麼嗎?」
 
「不是姓崔麼?」他記得是這個姓氏。
 
「不。」東海笑得一臉邪惡「我們都叫他馬始源。」
 
「誒?」
 
「你不覺得……他長的很像馬嗎?」
 
厲旭困惑的回想始源哥俊帥的外表,與無懈可擊的紳士作風,怎樣都跟馬聯想不起來,真不曉得這些哥哥是怎麼以為的?
 
「然後你再看看這個商場的名字,天馬商場。」指著正前方大大的商場標誌,東海難以苟同的搖頭「嘖嘖,自戀也要有個限度啊。」
 
說完,東海就率先邁入商場,留下厲旭還盯著大樓帷幕上天馬奔騰的圖案原地發怔。
 
「啊!東、東海哥等等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