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738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J」四神眾‧第六章 - 舞會

 
 
……我覺得背好痛。」被硬抓在外圍阻擋視線的神童半開玩笑的開口抱怨「再這樣下去我大概就要千瘡百孔了,你們誰出去跳隻舞吧好不?」
 
「神童哥,你以為現在這個情況下有誰敢落單?」晟敏悄悄看了看周圍顯然有增無減的女性,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我真的覺得,參加火拼或出臥底任務要比參加舞會簡單的多。」
 
「你說這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神童立即甩了個白眼給他「是誰前些日子還特地趁著跑任務時溜去紐約學舞?既然學都學了,此時不跳更待何時啊你說說?」
 
晟敏立即炸毛似的低喊「我到處學習是為了當一個稱職的臥底!」
 
「好好好,當臥底當臥底……我也只是開開玩笑,老大你別扣我薪水啊。」神童從來就不怕晟敏,他怕的是站在晟敏後面笑得極度陰險的自家堂主。
 
「乖乖幫我們擋著,回去我給你下禮拜每餐都加菜啊。」圭賢涼涼地說著,同情心是零「擋左邊一點,你正後方那個女的化妝技術太差,看得我心裡直發毛。」
 
「等等,老頭的電話來了……噓!」不耐煩的接過韓庚遞來的手機,希澈扇子一把打在神童臉上「站右邊一點!讓那個口水男遠離爺的視線!!」
 
 
『希澈啊,舞會好玩嗎?』電話那頭是前任朱雀堂主。
 
「東西不錯吃。」
 
『希澈啊,都說了是舞會,怎麼不去跳舞呢?』
 
「呀西!本大爺才不要便宜了那些王八蛋!」
 
『我沒有跟你說嗎?』不愧是老江湖的前堂主笑得有夠慈祥,也十足陰險『除了出席舞會外,你們每人都得下去至少跳一支舞,不然回來照樣有一對一相親等著你們呵呵呵呵
 
「卑鄙!!!……呀!居然敢掛本大爺的電話!!」
 
「怎麼啦?」
 
憤怒的把手機摔給韓庚,希澈扇子一揮打在問話的鐘雲臉上「老頭子說了,要咱們都下去跳至少一隻舞,沒跳的回去一樣相親伺候!」
 
此話一出,瞬時間眾人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
 
「哼,跳舞是吧?」金希澈不愧是金希澈,轉眼又恢復了氣定神閒「本大爺就下去跳他個心服口服!」
 
正當眾人欲追問,卻見他挽了韓庚的手臂指著舞池「走!跳舞去!」
 
韓庚摸不著頭緒地眨眨眼,咩咩的問「……和我嗎?」
 
「笨木頭,當然是你了!」說著,便半拖帶拉的抓著韓庚往舞池奔去。
 
「呵,原來如此。」一旁的朴正洙最先反應過來「他抓了老堂主們的語病。」
 
「雖然規定我們至少得跳一支舞,想說只要我們跳了一支肯定就拒絕不了接下來的邀舞,但可惜他忘了指定對象,所以舞伴當然是我們自己選了。」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而神童便推推一旁同樣充當背影門神的強仁「那你怎麼不跟著帶利特哥下去跳?」
 
「許久不見你怎麼腦子壞這麼快?」沒好氣的賞給他一技爆栗,強仁示意他看看舞池「你以為金希澈表演時有人搶得了他鋒頭嗎?」
 
此話真是不假。
 
音樂正進行到熱情洋溢的倫巴舞曲,自從金希澈挽著韓庚進入舞池的那一刻起,原本還在裡頭熱舞的人們都不知不覺退開讓出整個舞池,只因兩人的光彩實在是難以忽視。
 
雖然兩人身上穿的都是中國風的服飾,但是那豔麗的紅搭配熱情的南美音樂竟是意外的合拍,尤其是希澈在轉圈時衣擺上的金色流蘇跟著舞動,頭上髮簪清脆的撞擊聲,與他臉上始終維持著自信的美麗笑容,在在讓眾人難以移開視線。另一方面與他搭配的韓庚,則是始終維持著溫文儒雅的微笑,將希澈的舞步發揮到淋漓盡致,卻也巧妙的控制住力道不讓他脫離自己的掌握。
 
待一曲舞罷,希澈倚著韓庚微笑向眾人的喝采示意揮手,接著就看見利特挽著強仁出現。
 
「喲,老人家不旁邊待著跳什麼舞?小心閃到腰啊。」不戳戳損友不高興的希澈笑得沒心沒肺「更何況要是你旁邊那頭熊沒站穩壓著你,那可是雙重傷害啊!」
 
「就你個沒營養的,你以為每支舞都像你剛才那樣轉風車啊?」利特不甘示弱的用招牌微笑頂回去「就讓你見識什麼是成熟的舞蹈!強仁,我們走!」
 
希澈被這一激也乾脆不回去了,而希澈不走韓庚當然也就乖乖站在舞池邊看。
 
音樂輪替到悠揚中帶了點哀傷氣氛的探戈舞曲,利特今晚穿了出自知名設計師的衣服,上窄下寬設計大膽的用了純白,長長衣擺只隱隱蓋住了被西裝褲包裹的臀部卻有了特別的風情,介於遮與不遮之間的遐想更令人心養難耐,尤其身材纖細的利特貓兒似的靠在體型壯碩的強仁身上,更顯出小鳥依人的我見猶憐。
 
伴隨著節拍的幾次大幅度的旋轉與下腰,強仁都將利特小心翼翼地抱著十足珍惜,慢動作的音樂加長了兩人凝視的時間,與剛才希澈韓庚充滿了熱力炫目的舞蹈明顯有別,更多了幾分調情的味道,尤其兩人對視時利特臉上不時露出的小梨窩,看得周圍人是害羞極了。其中當然不包括他們的損友。
 
舞曲結束,利特強仁同樣獲得了如雷掌聲,只是希澈免不了的還是酸了他幾句,於是兩個人就站在舞池中央拌嘴,雖然離得遠的眾人看見他們愉快(?)的笑容都當是在聊天互誇,便更是對四神眾的團結和諧感到佩服不已。
 
 
 
 
正當哥哥們在舞池裡伴嘴時,這邊的弟弟們可也沒閒著。
 
玄武堂內部流傳著一句名言:通常堂主笑得一臉無害的時候,也就是他最有害的時候。
當然這句話絕對不是神童告訴大家的。
 
「晟敏哥,等下莎莎舞曲的時候換我們去跳。」圭賢閃著一口白牙笑得無比青春洋溢。
 
「好哇。」晟敏不疑有他的點頭,只是忽然皺了眉「可是小賢你太高了,我轉不動你。」
 
「沒關係,我轉你就好了。」圭賢繼續笑個牙不見眼「放心,我看過(你去紐約時跳)莎莎舞的影帶,我也會領舞。」
 
「可是……」雖然晟敏也會轉,可就覺得哪兒怪。
 
「哥不願意跟我跳也沒關係……」圭賢一臉受傷的別過頭,正對著神童悄悄露出純良無比的笑容「沒關係,我再等看看有沒有人願意跟我跳好了……不然神童哥你陪我吧。」
 
「我沒說不跟小賢跳啊!」看到神童心疼(?)的表情晟敏不忍心了「別這樣,很多人想跟小賢跳的,你向哥邀舞哥怎麼會不答應呢!」
 
「真的嗎?」
 
「真的真的。」
 
「我就知道哥對我最好了。」殺人微笑真的會殺死人。
 
 
不遠處將此景盡收眼底的東海猛抖了一下「原來這就是守株待兔的現代版。」
 
「東海哥?」搞不懂他說什麼的厲旭趕忙拉回話題「你也要下去跳舞嗎?」
 
「這個嘛……」東海靈活的大眼睛轉了轉,忽然就黑了臉「那個王八蛋竟敢在本王子面前到處拈花惹草!」
 
隔了一段距離,原本被眾位黑道大老邀去談論公事的銀赫,身邊不知何時竟圍著各種類型的美女,而且說說笑笑(?)一派祥和(?)的樣子,東海心中一把無名火就猛竄了起來。
 
可在厲旭眼中看來,那些美女雖然都圍著銀赫,但沒人敢真的貿然靠上前,八成是被他眼中的冷殘給嚇退的吧。
 
氣得口乾舌燥的東海,看也不看就從服務生手上的拖盤取了兩杯飲料就灌,再用衣袖擦了擦嘴角,一副要找人去幹架的神情直奔過去。而擔心他出事的厲旭只得趕快跟著追過去,也因此忽略了正想與他搭話的金鐘雲的手。
 
「喲,青龍堂主好興致,放著大好舞池不跳,難道是美女太多選不出來要帶誰進場嗎?」
 
銀赫一轉頭就見雙頰酡紅的東海正手插腰,操著近似希澈的語氣的酸他,旁邊是神色尷尬不已的厲旭正在試圖阻攔。
 
「你怎麼能對青龍堂主出言不遜呢?這樣太失禮了吧。」其中一個穿紅裙的女人看了銀赫的表情以為他生氣了,便自以為是的開口教訓起這個不曾見過的青年。
 
「出言不遜?本宮只是陳述事實!」此時小王子已經完全轉換成小女王模式「快啊!你再不選舞會就要結束了,還是要本宮幫你挑一個?」
 
「回去。」排開那些女人,銀赫將東海往旁邊拉「誰讓您落單的?」
 
「放開我啦!」掙開牽制,東海反手將厲旭抓到面前「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落單啊?而且就算我落單了又怎麼樣?我就是在物色要跟誰跳舞,你還攔著我啊?」
 
「東海哥、我、我們先回去吧……」被夾在兩人之間的厲旭急得快哭了。
 
「你說啊?你要挑哪一個?你不挑我可要先挑了喔!」
 
察覺周圍探究與驚豔的目光,銀赫雖然表情未變,但周身冰冷的殺氣卻陡然增加「少爺,請別胡鬧了。」
 
「不要!」東海氣呼呼的拉著厲旭想往旁邊走,卻發現鐘雲不知何時站在一旁「哇!嚇死我了!幹嘛擋路啦!」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吵架,我是來借人的。」看著厲旭被拽來拽去實在可憐,鐘雲將他從東海手上鬆下來「我不知道跟誰跳舞,你家小不點先借我用用。」
 
沒等東海答應,鐘雲趕緊撈了厲旭就拔腿往舞池衝,深怕再晚連他都會被捲進去。
 
頓時現場又剩下東海跟銀赫乾瞪眼,至於那群女人們,早就在銀赫追上東海時就先被他的眼神給凍在原地,而那個企圖打圓場的女人更是直接嚇昏了。
 
「什麼嘛,大家都有舞伴。」吼過之後忽然覺得頭很昏,東海甩甩頭轉身離開。
 
「您要去哪?」銀赫再度抓住東海的手制止他離開。
 
「我要去找始源陪我跳舞。你繼續吧,不打擾了。」
 
「不准和始源跳舞!」銀赫的臉色又變了,眼裡更蘊含了強大的怒氣,又在內心痛揍百搭的源頭不下數萬次。
 
 
「哈嚏!!!」遠處正在努力向起範邀舞的崔始源忽然又打了噴嚏「???」
 
 
「你說不准就不准啊?」吃軟不吃硬,加上有些頭昏的東海再度怒了「我就是要跟始源跳,還要跟起範跳,跟神童哥跳,跟所有人跳!管你准不准!!」
 
「少爺……
 
「反正你也要去找別人跳舞,幹嘛管我啊?」
 
「我沒有。」銀赫試圖壓抑自己的脾氣「我沒有跟任何人邀舞。」
 
「那那你難道想要相親嗎?」東海癟了嘴,開始一抽一抽的醞釀哭意「你娶了老婆就不會理我了,到時候我就會孤家寡人很可憐,我也要去找別人結婚。」
 
「我不會結婚。」
 
「你騙人!」
 
「我絕不騙您。」
 
「不然你現在跟我跳舞啊!」東海覺得自己真的開始無理取鬧了「你跟我跳舞讓大家見證,以後就真的不許跟其他人結婚!」
 
「好。」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你一定做不到的所以幹嘛還管……啊?」沒想到他會答應的東海這下反而慌了手腳,而且眼前的男人一點開玩笑的表情都找不到。
 
覺得有些糗的東海只好再刁難他「哪、哪有人邀舞這麼隨便的啊!」
 
就見銀赫向東海微微躬身,並伸出了右手認真地看著他雙眼,低聲說了聲「請。」
 
東海忽然就紅了眼眶,著迷似的將手交給他牽著帶往舞池,跟著他的背影毫不真實地看著被排開的眾人臉上驚訝不解的表情,心裡有點小小的得意,這樣的待遇畢竟只有他李東海才有。
 
李赫宰的溫柔,只有李東海有。
 
抵達舞池的時候東海看到哥哥們的臉,還來不及打招呼炫耀一下戰績,他就被赫宰摟著走進舞池開始轉圈。
 
周圍還有幾組人一起跳著,他看到左邊是把小萌架空離地轉圈的囧雲哥,八成是被不會跳舞的小萌踩到太多腳的關係;右邊的組合轉過來的時候東海愣了一下,原來是黑著臉的起範被始源拖在懷裡強迫『四處走動』,真不曉得始源是用什麼手段才把人拐進來的;站在舞池中央是鑽語病鑽最徹底的神童哥,就見他一個人裝模作樣的跳著華爾滋,也算是真的有『下舞池跳舞』了。
 
眼前是赫宰架勢十足的摟著自己轉圈,東海怎麼就覺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了,笑容怎麼樣也收不起來,最後轉得沒力氣了就靠在他的懷裡休息,眼淚忽然就流了下來。
 
「怎麼了?」發現他的異樣,赫宰趕忙停下動作觀察「哪裡不舒服?」
 
「沒有啊。」半瞇著眼睛,東海已經快要睡過去了「我一定是在作夢,所以才這麼開心。」
 
……我馬上帶您去休息。」
 
「不要。」閉著眼睛嘟囔,東海迷迷糊糊的埋進他溫暖的懷裡「夢醒了赫宰就不會這麼溫柔了,整天就知道對我發脾氣……
 
……少爺………
 
盯著東海孩子氣的睡顏,赫宰沙啞的嗓音竟有些哽咽「您明知道……我從不捨得傷您分毫,又如何會對您發怒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