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738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J」四神眾‧第五章 - 意外的插曲

 
猛抬頭發現端盤子的人是厲旭,東海開心地笑了出來,心裡卻有著淡淡的落寞。
 
「看到東海哥沒把盤子拿出來,就幫你夾了一些………」厲旭也跟著蹲在東海旁邊,小心的問「剛剛怎麼摔盤子了?」
 
……有很大聲嗎?」咀嚼咀嚼。
 
「桌子上有鋪桌巾所以聲音沒有很大,我是剛好轉頭看見的。」
 
「那就好,不然丟臉死了。」咀嚼咀嚼。
 
「嗯,是因為,銀赫哥嗎?」
 
……你不希望害我食不下嚥的話,請在我吃完前都不要提到那個名字。」
 
……喔。」
 
忽然間的安靜讓厲旭感到些許不自在,東海則捧著盤子專心的吃,直到把盤子裡的食物全部清空,兩人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混蛋傢伙。」
 
沒頭沒腦的開罵讓厲旭愣了一下,卻馬上知道東海罵的是誰。
 
「以為自己是誰啊?是哥哥了不起啊?當堂主了不起啊?」
 
「明明……」說著說著東海忽然哽咽了,抬起手臂遮住那雙容易洩漏情緒的眼睛「明明跟我一樣才二十幾歲,幹嘛整天頂著一副三、四十歲大叔才有的表情啊?」
 
「不吃東西就喝酒很傷胃的你知不知道啊?」
 
「每次都要逼著我故意餓肚子你才願意陪我吃飯……你當我是什麼啊?」
 
「東海哥……」看著總是笑得一臉陽光的東海這麼難過,厲旭不禁慌張的幫忙辯解「哥,你別難過嘛,銀赫哥都知道的
 
「都知道還故意這樣更欠打!」雙手遮著眼睛,東海聲音沙啞的繼續罵「你虐待自己的身體不夠還要拖我下水,還敢說你最疼我!這個騙子!!」
 
「哥……我唱歌給你聽好不好?」拉著東海的袖子,厲旭只想趕快讓他的眼淚停止「唱歌,就不難過了,好不好?」
 
這麼一說果真讓東海破涕而笑「呵呵………..你唱
 
厲旭便起身清了清喉嚨,引吭高歌。
 
 
 
 
宴會廳裡此刻依舊是人聲鼎沸。
 
「咦?怎沒看見東海?」忽然注意到少了個平日吵吵鬧鬧的小惡魔,鐘雲立即往銀赫的方向看了過去「奇怪?人呢?」
 
「小王子跑外頭吹風浪漫去了。」
 
鐘雲回頭,望著一旁塞滿食物還能說話字正腔圓的神童笑問「神童,你看到他出去?」
 
「是啊,」塞了口沙拉,神童接著補充「銀赫那傢伙又不知怎麼惹到他了,出去時眼睛都還冒火呢。」
 
「唷……那我還是出去看看好了。」
 
揮了揮手轉身離去,鐘雲向被圍在人群中脫不了身的銀赫打了個手勢,示意他東海有自己看著別擔心,便晃悠晃悠地往外頭走去。
 
想找的人的確就在外面,但令他驚訝的是那可愛的小不點,此刻正展開雙臂悠揚地唱著不知名的歌,少年特有的介於男聲與女聲之間的音質清脆優美,月光滿滿地灑了他一身,彷彿化身為傳說中的月妖,用他的歌聲迷惑所有夜的旅人。
 
事實上被這目光景吸引的,也正不只一個金鐘雲。
 
只見一名半醉的中年男子搖搖晃晃地向兩人走去,醉眼迷離地出言調戲「真是好可愛的孩子啊。」
 
因為太專注於歌唱而沒發現有人接近的厲旭著實嚇了一跳,趕忙往後退了一步拉住東海的衣袖,但生澀的舉動反而更激起了對方邪惡的慾念。
 
「唉呀?原來有兩個啊?」看到東海清秀的面孔那人笑得更淫穢了,竟伸手就想去拉人「怎麼不唱歌了?繼續唱啊?」
 
躲開那人的手,本就心情不佳的東海瞇眼將厲旭往身後推「本王子正不爽呢,你就送上來找打,還真是剛剛好!」
 
「唷~真嗆的小辣椒啊~不過本大爺就喜歡有個性的美人~~嘻嘻~別跑啊~」說著,又張手撲了過來,卻被東海迎面砸去的盤子給打得頭破血流。
 
「媽的!你、你居然敢拿盤子丟我!!」
 
正當醉漢想揮拳攻擊的瞬間,粗壯的手臂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道攫住,並反折到背後。
 
「快放開我!你不知道老子是誰嗎?!」
 
「我的確是不知道……..我應該知道嗎?」像是在詢問天氣似的,突然現身的鐘雲笑得輕鬆寫意,彷彿此刻即將把那色鬼的手折斷的是別人。
 
由於連番的劇痛,醉漢總算稍微清醒了些,卻仍嘴硬的叫囂「可惡……你什麼來頭?!」
 
「敝人金鐘雲,不才四神朱雀堂的二當家……」他的笑容裡慢慢出現了一點不懷好意,但無法轉身的男子根本無法得知「隨時歡迎你來找我算帳喔~」
 
然後就聽見一聲清脆響音,伴隨那人殺豬似的慘叫,以及角度怪異的斷臂。
 
「來找我算帳時記得別開錯門找錯人,那可更慘的。」
 
目送那人狼狽地拖著手逃走的背影消失,鐘雲才轉身看到滿臉不屑的東海,和他身後嚇白了臉的小不點。
 
「生什麼氣呢?不都幫你解決那廝了嗎?」笑著將手插進褲袋,鐘雲還是那付輕鬆的樣子。
 
「我都打手勢要你別管了,幹嘛還搶著出手啊?」東海皺眉瞪著他,恨恨的道「這下好了,如果我家小萌因此晚上作惡夢,本王子肯定饒不了你!!」
 
「有這麼誇張嗎?」不耐煩的掏掏耳朵,鐘雲忽然笑了起來「而且如果我沒有出手,那傢伙早就沒命了。」
 
「你還要躲在那多久啊,起範?」說著,鐘雲懶洋洋地環著臂膀靠在欄杆邊「明明你早就站到攻擊範圍了,怎麼不下手?這可不像你的作為。」
 
……東海有示意我別出手。」低沉的嗓音自風中散開,瞬間出現在視線範圍的起範宛如黑夜的精靈,攏在左肩的烏黑長髮半掩住那張秀麗的臉,手裡銀光一閃沒入衣袖「不像某人,明明看到手勢卻還一意孤行。」
 
「反正現在在船上,善後不是什麼大問題啊。」鐘雲理直氣壯的辯解,卻見用起範冷冷的睨他一眼,最後乾脆甩袖轉身返回宴會廰。
 
……怎麼弟弟們一個兩個都這樣對我?到底還把不把我當哥啊?」滿臉黑線的看著人走掉,鐘雲嘆了口氣轉身「好了你們兩個,也該進去裡面了吧?」
 
「你帶小萌先進去吧,我還想吹會兒風。」一甩手,東海又趴回欄杆上。
 
厲旭在經歷剛才的事後立刻急了「哥、一起進去吧……若那人又來了怎麼辦?」
 
鐘雲若有所思地看著東海的背影,又忽然瞥見遠處的人影,便笑了笑伸手拉住厲旭「好吧,可愛的小不點兒,咱們先進去吧。」
 
「可是……你、你放開……」厲旭還想留下來勸,卻敵不過鐘雲的力氣,像抓小雞般輕鬆的被拎回艙內。
 
 
 
 
周圍忽然又安靜了下來,東海就這樣趴在欄杆上發呆,直到感覺身後有人站著,才忽然沒頭沒腦的開口「道歉。」
 
「對不起。」赫宰脫下自己的外套輕輕披在東海身上「外面風大,進去吧。」
 
「你不是就想讓我出來,幹嘛進去?」原來他一直知道。
 
……那些人您沒必要見。」
 
「為什麼你總是要擅自幫我作決定?我是笨到自己不能判斷是不是?還是你真心拿我當三歲小孩對待?」東海終於站起身平視他,神情既傷心又不解「赫宰,你倒底把我當什麼了?」
 
「疼愛的弟弟?應該要效忠的主子?還是只是一個朋友?」他問,卻悲哀地看見他閃躲的眼神「你為什麼從不願意回答我?」
 
……這不重要。」
 
「可我覺得很重要!」
 
沉默了許久,率先開口的仍是東海「算了,當我什麼都沒說。」
 
……我、………」赫宰幾番欲言又止,最後仍是,什麼也沒說。
 
「我現在心情不太好。」可憐無比的吸吸鼻子,東海紅著眼眶微微張開雙臂「赫宰、……你就哄哄我嘛……
 
沒有第二句話,赫宰向前將東海按進自己懷裡,僅僅是這樣的擁抱,就讓東海原本紛亂的心平靜下來。平時囂張跋扈的小王子不見了,現在的他只是個容易受傷的孩子,想好好在避風港裡休息。
 
……我們進去吧?」感覺到他肌膚的冰冷,赫宰的語氣中多了分懇求。
 
「嗯。」
 
 
 
 
被鐘雲抓回宴會廳,厲旭一下地便要往回衝,結果走還沒幾步又被撈回去,就這樣重複了兩三次,饒是不常生氣的厲旭也終於爆發了。
 
「你你你!你不要再攔著我了!!」原本還顧忌剛才這人的暴力手段,但幾趟下來認定他不會傷害自己的厲旭忍不住插腰開罵「還有不要老是拎我的領子!!」
 
「唉,我不攔你怎麼辦呢,現在銀赫也在外面喔?」好笑的看著厲旭,鐘雲覺得他比自己家裡養的寵物烏龜可愛多了。
 
咦了一聲,厲旭趕忙跑到窗邊察看,接著像是洩了氣的皮球垂著腦袋又走回來「原來銀赫哥也在,害我還那麼擔心……
 
「早想跟你說了,但是每次我一放你下來你就往外衝,我沒機會講啊。」
 
「對不起……」自知理虧的厲旭用小手把臉遮住。
 
「噗!」也太可愛了吧!!!
 
「你怎麼了嗎?」望著忽然被嗆到的鐘雲,厲旭一頭霧水。
 
「不,沒事。」企圖挽救形象的鐘雲用袖口擦了擦嘴角「都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
 
「喔,我姓金,叫金厲旭。」
 
「金厲旭?該不會、……」鐘雲皺眉想了一下,問「令尊是旭日製藥的老闆?」
 
「是啊。」以為他是從銀赫那裡得知的消息,厲旭便沒有隱瞞。
 
「就是那間研發出【愛麗絲】的旭日製藥?」
 
「對的。怎麼了嗎?」
 
看著他單純的口無遮攔,鐘雲心裡暗叫不妙「怎麼我問你什麼都答啊?」
 
「啊?」這下厲旭換傻了「可是你問我問題,回答是禮貌啊?」
 
……我剛剛問的問題你有跟其他人提過嗎?」
 
「沒有啊。」而且以前逃命都來不及了,哪敢自報家門啊……
 
「那好。」忽然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鐘雲的眼神變得無比認真「以後不要隨便讓人知道你的身世,也不要隨意離開【青龍堂】,知道嗎?」
 
「嗯,我知道啊。」誤會他意思的厲旭也是一臉認真的點頭「聽銀赫哥說爸爸是被陷害的,雖然不知道究竟是誰,不過仇家一定也在找我,所以我會努力不暴露身份的。」
 
……若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嘆氣,鐘雲趁著東海向他們這裡跑來的空檔說了最後一句「總之,千萬要小心別讓身份曝光,不然你會有大麻煩的。」
 
說完該說的話,鐘雲也不多作停留就往銀赫的方向走,正好與東海擦身而過。
 
「怎麼了?你剛剛跟囧雲哥聊什麼啊??」
 
「沒什麼……東海哥要不要再吃點東西?」甩甩腦袋也順道把剛才的沉重氣氛甩開,厲旭拉起東海的手「不知道還有沒有菜,沒有的話我再去幫你拿吧。」
 
「小萌你對我真好!!我愛你!!!>3<
 
「東海哥你別親了我臉上都是口水……-_-|||
 
 
 
 
離了段距離,滿臉黑線的鐘雲看著兩個歡樂的小孩,忽然有種自己成了老媽子的錯覺。
 
「有事?」見慣了類似場面的銀赫始終淡然處之。
 
「我就想問你是怎麼弄到那個小不點的?」說起正事,鐘雲收起的平時玩鬧的表情「你難道不知道現在黑白兩道為了找他已經鬧翻天了嗎?」
 
「我知道。」銀赫拿起侍者送來的香檳,以杯就口掩蓋自己的嘴型「不過,少爺不准我太過逼迫他,所以關於【愛麗絲】的事目前還沒有頭緒。」
 
……這麼大的事你怎麼能任東海胡來」鐘雲也同樣拿了杯子遮住嘴型「況且【愛麗絲】是多厲害的玩意兒,不管落入誰手中都會引起軒然大波,甚至一弄不好可會引發全面開戰。」
 
「那天希澈哥要你留意的就是關於【愛麗絲】的消息,說是之前試作的第一批有部分透過黑市流出來,要是不趕快掌控流向被人解開作法,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黑市的部分不是抓到頭了?」
 
「抓是抓到了,但東西早透過黑市交易出去,始源他們手上也沒有買家資料。」看到有人接近鐘雲立即收聲,等人離開一段距離後才繼續說「雖然圭賢駭到了名單也把部分找了回來,不過還有三枝下落不明。」
 
「是前陣子的黑吃黑?」否則也不會隨便來找負責實戰的青龍堂。
 
銀赫口中所說的黑吃黑,其實是因地盤劃分不均而引起火拼的幫派內鬥,毒蠍幫的兩個副手幾乎都是傾盡全力再打,可以說是這麼多年和平以來規模最大的暴動,死傷人數也是十分慘烈。
 
「聽說方俊跟林致群兩個人都身中數槍,其中方俊的致命傷是眉心的那一槍當場死亡,但被射中心臟的林致群卻活了下來,而且傷勢在一個禮拜就完全恢復了,他還向他手下的弟兄聲稱他身懷神力———」
 
「見鬼的神力,那肯定是打了【愛麗絲】才能從鬼門關回來。」鐘雲對於這種只能藉助藥物的傢伙很是不屑。
 
【愛麗絲】是由旭日製藥,也就是厲旭父親的藥廠實驗室研發出來的新型藥劑,只是在這份藥劑上市前,公司就因為莫名的虧損在短短幾天時間無預警倒閉,也讓計畫胎死腹中。
 
傳說這隻針管藥劑可以說是空前也很可能絕後的萬靈丹,只要施打在體內五分鐘內就會發揮藥效,任何嚴重的傷勢都能在短時間內復原,堪比神話裡活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妙藥。
 
原先發明這份藥劑的出發點,其實只是為了在急救現場能保護寶貴的人命,讓重傷者能夠支撐到抵達醫院接受正規救助的延命手段,但看在有心人士眼裡,這份藥劑就成了貨真價實的免死金牌。
 
又說有錢人大多怕死,因此看準了這個廣大市場的黑白兩道,可說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把藥方弄到手,卻被厲旭的父親察覺,在逃亡前放火將實驗室燒個乾淨,參與實驗的所有研究員也藉助【四神眾】的管道秘密換了身份安頓下來,但沒想到救了別人自己卻差點來不及逃,躲躲藏藏許久之後才成功由【四神眾】接走,從此註銷身份資料人間蒸發。
 
只是當初在實驗人員名單曝光時,上面赫然出現了他兒子金厲旭的名字,也成了這份藥劑最後留下的線索,因此黑白兩道幾乎掀翻了每個地方找人,卻沒想到金厲旭根本就沒走遠,從頭到尾都待在小時候生活的城市,灰頭土臉的當個無名無姓的街頭小乞丐。
 
「可明知道他危險卻還把他放在東海身邊?」放下已經空掉的酒杯,鐘雲看了一眼銀赫「這可不像你以往的作風……
 
……因為少爺喜歡。」銀赫的表情淡淡的,卻教人發自內心的感到不寒而慄「我只是先讓他暫時以朋友的身份待在少爺身邊,也順道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所以若是哪天你發現他威脅到東海,你就會毫不猶豫的與他切割?」
 
「當然。」他說,沒有絲毫遲疑「若有必要,我會親自讓他消失。」
 
「你就不怕東海知道會傷心?」
 
……我寧可少爺恨我,也不願他受任何一點生命威脅。」
 
「我錯了,你一點都沒變。」鐘雲終於受不了的打了個冷顫,看怪物似的望著他「你為了東海還有什麼不敢做的?這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銀赫沒有出言辯解,只是眼中有什麼情緒在流動,舉杯飲盡最後一滴金黃酒液。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