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3064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J」四神眾‧第二章 - 重逢

 
「對不起。」雖然很明顯是對方無理取鬧,但銀赫仍立即面不改色的道歉,並將他亂揮的拳頭小心地擋住,順便轉正他的角度面向被晾在一旁很久的觀眾「還認得他麼?」
 
謝天謝地總算有人還記得自己的存在。
少年的後腦袋掛了一滴冷汗。
 
於是少年就被東海那雙清澈的大眼睛毛毛地盯著瞧了個老半天,忽然眼前一花,原本窩在赫宰懷裡的東海竟瞬間橫了張桌子就向他飛撲過來,只是瘦得沒幾兩肉的他哪能穩當的把人接住,因此兩人便如保齡球瓶似的滾倒在沙發上,而被疊在下面的少年更是猛地又撞倒頭差點沒暈過去。
 
「啊~~~嘶~~~痛死我了~~~」
 
銀赫不發一語地走向兩人,把還壓在少年身上的東海萬分小心地扶抱起來。
 
「痛死了……這沙發哪買的?怎麼這麼硬!!」兇惡地作勢要咬銀赫抓住自己的手掌,又驚呼「唉呀!厲旭呢?」
 
………」當事人淚眼抱頭癟嘴。
 
「啊娘喂!怎麼能這麼可愛!!」說著東海又展臂緊緊摟住厲旭,死活猛蹭了十來遍「小厲旭過了這麼多年都沒變形,還是這麼萌!!」
 
「東東海哥你先放開我」快被勒窒息的厲旭這時總算認出眼前的磨人精,不正是小時候一起玩耍過的哥哥麼。
 
「呀~~~!!!」摟緊摟緊。
 
「放開吧。」銀赫小心掰開東海的手指讓厲旭重溫氧氣的美好,又趕緊把想再次衝出去的東海困在懷裡。
 
「呀!放開我你個討厭鬼!」大聲,拉不開。
 
「臭猴子你放開!!」再大聲,還是拉不開。
 
東海轉轉眼睛又眨了眨,突然撒嬌似的喊了聲「赫宰~~~」,卻猛地被抓更緊。
 
「別學始源!」銀赫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寒著臉側身將賣萌中的東海遮住,並在心裡把油膩的源頭痛打不下數千次。
 
「哈嚏!!!」此時人在南非準備交易新貨的崔始源忽然打了噴嚏「???」
 
『呿,希澈哥還說這招有用……』東海心裡暗想,最後決定直接忽視身邊的冰山男,微笑開口「對了,你這些年都到哪去啦?我到處都找不到你呢!」
 
「嗯,家裡出了點事。」黯淡。
 
「呃……那你最近過得還好吧?」
 
「嗯,還好。」漠然。
 
………你怎麼變得這陰沈啦!!!TAT」東海終於受不了了。
 
「呃……世事迫人惱,歲月催人老」管他上聯是不是對這下聯,厲旭是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還是個少年的他對兒時記憶當然不陌生;從前家裡經濟還稱得上富裕,父親替愛花的母親打造了一座種滿了玫瑰的庭園,逢年過節便邀請友人攜家帶眷來家裡聚餐,與東海就是在那樣的場合下相識並玩在一塊的。
 
只是經過這些年餐風露宿的折磨,當初溫潤美好的小少爺成了街頭偷食物的小乞丐,一切只能說在生存的本能下,什麼自尊驕傲那些顧忌對還是小孩子的厲旭來說根本是可有可無。因為他很餓,真的很餓,餓到沒辦法了,只得搶,只得偷,只得跪在路邊求人施捨。
 
可眼前的東海顯然是不需要經歷這些的。
所以厲旭不曉得該怎麼表達,自己其實見到他是既開心又感傷的呢?
 
……您今日不是要拜訪玄武堂?車子已準備好了。」銀赫忽然開口打破了沉默,也順利轉移東海的注意力。
 
「唉呀!我都差點忘了!!」東海急忙起身要走,又轉回來「厲旭也一起吧?圭賢那小子研發的電玩很有意思的!」
 
「不行。」沒等本人反應,銀赫搶先開口「事情沒弄清楚前,他不能離開。」
 
「什麼事啊!不能晚點再說麼?」這麼說東海不高興了,伸手就要去拉沙發上的厲旭。
 
「沒關係的,東海哥。」厲旭小心翼翼地動了動被抓著的手「我也有些事情想問個明白……
 
見當事人也這麼說了,東海雖然有著小脾氣倒也不是完全不講理的人,只好鬆了手站到銀赫面前「你答應我,不要為難他。」
 
抬手示意厲旭不要插嘴,東海直直看著銀赫的眼睛。
 
「赫宰,你答應我。」
 
沉默了許久,銀赫總算鬆口「是。」
 
得到滿意的答覆,東海總算又露出笑臉「對了,晚上別叫其他人來,你得親自來接我。」
 
冷漠的眼神有了瞬間的暖化,可惜曇花一現「……知道了。」
 
待東海心滿意足的離開,銀赫忽地放開了壓抑許久的戾氣,也讓厲旭恍然想起自己的處境。
 
「那麼,我們談正事。」
 
 
 
 
「你想問什麼?」
 
似乎不急著說開自己的目的,銀赫按鈕通知屬下將文件送進來。
 
厲旭一聽,連忙開口發問「請問我爸爸、我們家欠的債是
 
「與【青龍堂】無關。」說著,他抽起其中一張文件「還記得令尊為何欠債?」
 
「詳細的事我不清楚……不是公司資金周轉不順,倒閉後欠下債務嗎?」
 
……他是被人陷害的。」
 
「被……陷害?」厲旭突然覺得渾身血液都冷了。
 
銀赫又陷入沉默,卻突然將部份資料抽起來,才將文件袋交給他。
 
「你自己看。」也不刻意掩飾自己的隱瞞,他擺手示意厲旭翻看手上的文件。
 
「這是?」厲旭快速地瀏覽文件上頭密密麻麻的資料,竟全是關於他們家的情報。
 
「你的雙親現已換了身份安頓在國外。」銀赫平淡地望著厲旭驚喜的表情,下一秒便毫不客氣打碎他的希望「至於你,暫時必須繼續留在【青龍堂】,直到我說你可以離開為止。」
 
「為什麼?」顫抖著,他不明白為何無法跟家人團聚。
 
見對方遲遲沒有回答,厲旭忽然想到了剛才的事「是因為……東海哥?」
 
    沉默了半晌,銀赫才又開口「……『也』可以這麼說。」
 
「由於身份的關係,少爺沒法與太多外人接觸,所以雖相處的時間不長,他還是一直記得,也想再見你。」
 
厲旭不由得苦笑「所以,我才會得救吧?」
 
「不盡然。」頓了頓,銀赫才慢慢的補充「令尊與前任堂主有交情,出手幫忙本是天經地義,只是你又多了一層關係。」
 
「原來如此……」呆呆的點頭,厲旭又想起了什麼「那麼我該……如何稱呼您呢?」
 
……你並非道上兄弟,不用那麼在意職稱。」他淡淡地說著,目光卻有瞬間的複雜「以後你就呼一聲哥即可。」
 
「那請問、我還能見到父母親嗎?」
 
「暫時不行。」
 
……好的,我知道了。」雖然得不到確定的答案,但不知為何,厲旭隱約明白銀赫已在無形間做了讓步。
 
見事情大致底定,銀赫便不再哆嗦的吩咐「張雄,找間空房安頓他,缺了什麼就盡快辦妥,還有以後他就跟著少爺,你們多注意點。」
 
方才那位刀疤男聽到指示便立即上前,伸手向厲旭比了一個『請』的手勢。雖然厲旭很想跟他說自己不是什麼大人物,實在用不著這麼多禮,但想了想不知如何開口就還是做罷,只向銀赫輕輕行了禮作勢告退,默默地跟了出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