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3064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onata No.8

 
 
 
 
那日之後,龜梨很快擬定好表演曲目,趁著隔週上課日的空堂就前往學生會繳交。
 
不湊巧的當龜梨後腳才踏進來,就得知學生會會長前腳剛出門去禮堂監督校慶布置的進度,恐怕一時半刻還抽不了身。雖有些遺憾不能再向中丸學長詢問校交響樂團的詳情,但想想此事也並非只有他清楚,實在沒必要硬去麻煩那位「真正」的大忙人。
 
於是在遞交曲單後旋即離開,龜梨轉身走到相鄰風紀委員會去處理另一件事。
 
「咦,副會長不在嗎?」走進辦公室,發現只有往常熟識的學姊正忙碌的整理資料。
 
「在啊,他正在會長辦公室裡收拾殘局……
 
「殘局??」
 
只見學姊手上的動作稍停,笑得有些無可奈何「似乎是上田學長趁這幾天假日偷溜進去,不知道做了什麼,今天一早我們進辦公室時,就看見上週才整理好的會議記錄散了一地,副會長看到的時候都哭了呢。」
 
「你們怎麼確定是上田……學長惹出來的?」
 
「道理很簡單。」女孩調皮的向學弟眨眨眼,指著手上的臂章道「誰都知道風紀委員會是上田學長的地盤,因此你認為除了他本人……又有哪個小偷敢大剌剌的闖進來還全身而退呢?」
 
聞言,龜梨瞬間感覺有烏鴉從腦袋上歡樂的飛過。
 
「好啦,你去找副會長吧,我得趕著把桌上這些資料送去學生會了。」打發似的揮揮手,學姊接著就抱著大疊資料捲出去了。
 
微嘆口氣,龜梨搖搖頭敲門進入主人不在的會長辦公室,果真在房間角落看見不曉得是在撿資料,還是在種蘑菇的副會長極其哀傷的背影。
 
「啊是龜梨啊……怎麼了嗎?」聽到敲門聲回頭的副會長見到來人,撐著媲美熊貓的黑眼圈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
 
「呃,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是來交違規登記的,需要蓋會長章才能送審核,所以……
 
「原來如此。」從地上爬起來,副會長踏著虛浮的步伐走到桌前「交給我吧,蓋副會長章也是可以的……反正我想會長章應該早就不見了哈哈哈……嗯?」
 
見副會長盯著第二頁最後一個名字,龜梨忍不住問「怎麼了嗎?」
 
「啊沒什麼……最後那位同學,以後碰到他的話不用登記也沒關係……
 
「副會長是說赤西同學嗎?」
 
「嗯------龜梨才剛進本校,不曉得他也是應該的。」
 
後來,在副會長的閒談中,龜梨才對赤西有了基本的認識。
 
古典音樂演奏科高等部鋼琴組的赤西仁,他是在三年前和今年度的龜梨一般橫空出世。同樣是平民出身,同樣沒有受過太多正規的音樂訓練,卻同樣擁有華麗到令人讚嘆的高超琴藝。唯二的不同之處,一是他擅長的樂器,二則是他演奏風格上的華麗和龜梨的精準俐落不同,是非常自由奔放的。
 
令人惋惜的是,赤西雖以天才之姿進入拉威爾學院,但在不缺天才的這裡,他的光芒也只是一閃而逝。
 
拉威爾學院的教學宗旨是自由自律,因此設立了各領域五花八門的學科項目,無論專業還是業餘皆有,讓學生安排喜愛的科目,加上升級、降級、平級與畢業資格都是看『許可』數,即使修習的科目不多,只要夠專心努力取得『許可』,校方基本上不會干涉學生的選擇。
 
這樣的方式對龜梨這種自律甚嚴的學生來說,當然不成問題;可對赤西這類惰性較重的學生來說,很容易就會陷入每學期在『許可』門檻掙扎的窘境。
 
只是相較於他人來說,赤西畢竟是幸運的。由於他在入學當時,就和中丸、上田與田中等多位核心學生交好,本身的音樂天分也深受校長喜愛而出言力保,教授們也都可惜他的天分而三番兩次願意多給機會,即使近幾年總在降級邊緣徘徊,仍一次次驚險的低空飛過。
 
……就因為看在他和學生會長有交情的面子上,所以不登記他?」聽到這裡,龜梨的眉頭略微皺起「這樣對其他奉公守法的學生不是很不公平嗎?」
 
「不,不是的,」副會長乾笑了兩聲,解惑道「本來我們風紀委員就只是學生組織,因此記過那些的……就是提供給教授或校方『參考』被登記學生的品行而已,有些教授的確很在意學生的品行,會將之當作期末給不給『許可』的考量之一,但向來赤西會選擇的教授都不在意這些,所以……
 
「原來如此。」龜梨這才鬆了口氣;不說不知道,他最厭惡的就是靠裙帶關係上位的事了。
 
「嘛,其實當個八卦聽聽就算了;你今天就是為了交登記表才特地跑一趟的嗎?」
 
「只是順道而已;我今天主要是為了交樂單去學生會。」
 
「樂單?」整理完一疊資料,副會長起身揉揉酸疼的脖子「啊,是校慶對吧?」
 
「你也真是不簡單,入校第一年就能在校慶上有個人表演的機會,看來前途不可限量喔~」
 
對此龜梨只能尷尬的微笑,不與置評。
 
「話說回來,你考不考慮去挑戰校交響樂團的小提琴首席?這回可是難得的機會呢。」
 
「的確是很難得的機會
 
「誒,我說的難得可不只這樣;本校交響樂團選拔是嚴格出了名的,能當上各樂器的首席就等於保證未來出路,因此在學期間首席會拼命捍衛自己的位置,導致流動率低得可憐,其中又以小提琴、鋼琴和大提琴這三項為最。」
 
「鋼琴的首席二年前已經換過了,大提琴自從學生會長加入後就沒更動過,至於小提琴那就更久了,瀧澤學長在位時間長達六年,要不是去年被德國的交響樂團以優渥條件挖角,這個記錄恐怕還會更長吧。」
 
……既然這麼難考,為什麼還推薦我去呢?」龜梨頗無奈的望著突然精神百倍的副會長「你可別拿什麼很看好我之類的理由來敷衍,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肯定還不夠的。」
 
「我的確看好你,當然,你還需要學習也是一定的,不過你肯定還沒參加過這種選拔賽吧?」得到學弟肯定的答覆,副會長才繼續未完的話語「無論結果如何,就當作一個經驗吧;畢竟這種機會可不是時常有的。」
 
「嗯,說的也是。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
 
「沒什麼,最終成敗還是要靠你自己,我只是提供你一個資訊罷了。」聳聳肩,副會長看著整理好的資料滿足的嘆氣「唉呀呀,總算整理完了。」
 
「對了,再告訴你一個消息;之後校慶開幕式當晚的音樂會,一般校交響樂團都會壓軸演出,這也是瀧澤學長最後一次在校內的公開演出,建議你無論如何都要抽時間去聽聽看,肯定會有大收穫。」
 
「好的,謝謝副會長。」禮貌的躬身謝過,龜梨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真心笑容。
 
離開風紀委員會,當他再次踏在走廊上時,心情已比來時更加篤定了。
 
望著樓梯間貼的校慶海報,他漂亮的眼睛裡發出了名為『興奮』的光芒,甚至還必須緊握著微微顫抖的雙拳,才能壓抑住激動的情緒。
 
此刻,他已忍不住開始期待即將到來的校慶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