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964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onata No.6

 
 
雖然昨天難得的鬧騰到很晚,但龜梨一向準確的生理時鐘還是讓他在早晨七點鬧鐘響前就睜開眼睛,搶在鈴響之前將定時按掉起床梳洗。
 
「嗯~~~啊啊!!呃……」扭扭屁股扭扭腰,龜梨盡情伸展睡得有些僵硬的身子骨。
 
換下睡衣穿起輕鬆的休閒服,龜梨下樓時不意外的發現田口還在睡,於是輕手輕腳的到廚房簡單的弄了一份烤蜂蜜土司和美式咖啡的早餐,配著新一期的古典音樂雜誌吃了起來。
 
「叮~咚~~叮~咚~~叮叮叮叮叮~咚~~~」
 
忽然一陣亂七八糟的門鈴聲打斷了這安寧的早晨時光,龜梨皺眉從雜誌裡抬頭,想說是哪個沒水準的傢伙一大早就擾人清夢。樓上還在睡的田口很顯然的被惹的很不爽,聽到連串乒乒乓乓的聲音夾雜幾聲咒罵,但似乎仍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認命的開了門,卻發現站在外頭的不正是上田龍也!
 
上田今天穿著一身水藍色的運動服,搭配花樣鮮豔的慢跑鞋,脖子上掛了條白毛巾,一副就是參加登山健走的打扮。
 
「早安啊小龜!」
 
「早安。」皺眉看著自己的手錶,龜梨問「你知道現在幾點鐘嗎?」
 
聞言上田看看自己的運動錶說「已經七點二十幾分了。」
 
「是『才』七點二十幾分。」
 
「可是我五點就起來慢跑了啊,所以是『已經』!」笑笑了擦著汗,上田接著說「走吧!帶你去個好地方!」
 
龜梨忍不住探頭出來看了看明亮的天色,問「又要去【Shoot The moon】?現在還沒開吧?」
 
「笨蛋!當然不是啦!」接著上田不由分說的又抓住他的手腕「走吧走吧!晚了就來不及了!」
 
「等等我的早餐還沒收唉等等啊!……」於是抗議無效的龜梨又被拖著走了。
 
 
 
 
無奈的龜梨心裡想說這人為什麼老是這樣任性。
 
因為前面的上田又不自覺的慢跑起來,於是原本安靜跟在後面走的龜梨為了要追上他加快的腳步,不得不也跟著跑了起來。
 
他其實很久沒有跑步過了。
 
小時候雖然興趣是打棒球與鋼琴,可是自從知道打棒球會傷害他的手之後,他便再也不去玩棒球,而改練了小提琴之後更是因為常常廢寢忘食的練習,一個禮拜除了學校與家裡房間外,幾乎都處於閉關的狀態,別說是運動了,根本連走動都少得可憐。
 
可是現在看著上田悠哉自得,不時還哼著小曲的輕鬆模樣,龜梨心中除了羨慕與佩服外,更多了一層不認輸的心理。於是他強迫自己加快腳步跟得更近了一點,想帶給他些許壓迫,卻發現上田從頭到尾都筆直的看著前方,對於追在身後的自己一點反應也沒有。
 
『或許對於這樣的競爭,他早已不放在眼裡了吧。』
 
龜梨忍不住想著,忽然覺得自己追趕的舉動很蠢,便又放慢了腳步。
 
『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抵達他所在的高度呢?』
 
「小龜~~」
 
回神,龜梨發現不遠處的上田不知何時停下腳步,像是在等自己。
 
「發什麼呆啊?快過來快過來!」
 
「喔。」苦笑了一下,龜梨覺得自己還差他太遠太遠了。
 
 
隨著兩人前行的腳步,隱隱約約已經能夠聽到一點聲音了。
 
 
巴赫的Suite 1 en sol majeur自清晨空盪的校園一隅傳來,大提琴低沈渾厚的音質在操縱者熟練而不賣弄的技巧下顯得格外溫和,而且每個音符都準確的恰到好處,將巴赫所作音樂的特色完全展露出來。
 
順著慢跑的動作,穿越樹葉折射的陽光,耳邊經過的風,還有樹葉摩擦的聲音,鞋子踩踏在落葉上的聲音,還有悠揚沉穩的音樂,龜梨不知怎地突然眼眶濕潤了起來。因為他覺得這首曲子真的很美,很美,好像能夠洗滌心靈一般。
 
很快的他們停在位於長廊盡頭的一間舊音樂室,推開門,音樂的聲音聽得更清楚了,龜梨也才看見究竟是什麼人,能將這首常見的組曲演奏得如此美好。
 
那是一位身材精瘦的青年,柔軟的黑色短髮下是圓潤溫和的雙眼,高挺的鼻子和亞洲男性少見的豐唇,即使今天是假日卻仍穿著學校的長袖制服與背心,還有腳上擦得黑亮的皮鞋不但看起來不死板,反而將他身上優雅的學生氣質襯托得宜。
 
他見兩人突然進門沒有太大的訝異或舉動,只將視線稍微轉了過去瞄了他倆一眼,不一會兒又閉眼專注在自己拉琴的動作上,嘴角的弧度緩緩上揚,絲毫不介意被人打擾了演奏。
 
直到跟著上田走進坐在那人對面的椅子上,龜梨才發現他有著很好看的一雙手,隨著音階的變化靈巧舞動著,像是將所有技巧與每個音符段落都嫻熟的刻畫在骨子裡。
 
直到整首組曲演奏結束他才睜開眼睛,微笑的看著他們兩人。
又或者,龜梨發現他是在看著上田。
 
「我以為你今天不過來了。」他說話的語氣很柔和,音質則偏中低。
 
「今天繞了遠路嘛。」笑嘻嘻的將自己的椅子直接挪到人家面前,上田說到「你想見的人我給你帶來了,記得請客啊。」
 
「謝謝。」他說,轉頭看了龜梨一眼又轉回去「香蕉巧克力聖代對吧?」
 
「賓果!!」
 
頗為無奈的看著上田欣喜的表情,他轉頭向龜梨自我介紹「你好,我是高等部大提琴組的中丸雄一,學生會會長。」
 
「你好。」龜梨這才想起自己曾在入學測驗時見過他。
 
「真不好意思,上田一定什麼都沒跟你說就把你帶來吧。」
 
「呃,是的。」這人還真瞭解上田。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邊從桌上取了松香準備保養愛琴,中丸邊說「你知道,一個月後就是校慶了吧。」
 
「今年恭逢創校的第一百年,因此學校方面決定擴大舉辦這次的校慶,除了將平時只舉辦三天的校慶延長到一個月外,還會邀集畢業的學長姊與世上知名的音樂人來共襄盛舉,可說是本校前所未見的音樂盛事。」
 
「可是這樣一來,我們要準備給到場嘉賓觀看的表演節目內容就會增加,需要的人手也會比平常要多,為了這件事最近學生會忙翻了天,幾乎醒來就是拼命湊人要擠出個節目。」
 
「所以會長的意思是……我嗎?」訝異的睜大眼睛,龜梨連忙確定「可是我才剛入學喔?」
 
「這和什麼時候入學都沒關係,只要是有實力的人都是我們名單上的人選。」將擦好松香的琴收起,中丸將琴箱放好後才接著補充「而且你參加入學試驗時我也在場,即使傳聞不可信,至少我還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吧。」
 
「這……」訥訥的看了一眼自顧走神的上田,龜梨又問「那在選曲上有什麼規定嗎?」
 
「雖然還是得照程序讓校方先審核過,但只要不是太亂來的曲子應該都會通過。」
 
「喔……」慎重的考慮了一下,他決定「好,我願意參加演出。」
 
「那真是太好了。」中丸開心的笑瞇了眼睛,接著問「那麼我就安插小型獨奏會給你,長度一個鐘頭可以嗎?」
 
「可以。」
 
「另外我們還會舉辦戶外音樂會,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報名。」
 
……能夠額外獲得許可嗎?」因為現在少了從教授那裡得到許可的機會,龜梨只得更計較一些。
 
「這個恐怕沒辦法。」他無奈的搖頭,忽然又道「如果你需要多取得許可的話,可以試試看參加學校的交響樂團。」
 
「交響樂團??」
 
「是的,其實我們現在正在徵求新任的小提琴首席。」從上田手中將自己的琴箱搶回來,中丸白了他一眼「不是說了多少次別碰我的琴!」
 
「借我玩一下會死啊!小氣!!」陰謀被揭穿的現行犯氣得直跳腳。
 
「好好好我小氣……那嫌我小氣就不要老是叫我請客。」某人顯然不高興了。
 
「這個是這個,那個是那個。」裝傻誰比得過上田?
 
「那個……」眼看話題越扯越遠,龜梨趕忙拉回來「請問你也是交響樂團的成員嗎??」
 
「他何止啊!」一把推開中丸,上田搶著幫他回答「他不但是連幾任學生會會長,還是校交響樂團團長兼大提琴首席!!」
 
「你看看你這個變態!!」說著還作勢補一腳在他身上。
 
看著他施予暴行的背影,龜梨真想提醒他,在別人眼中上田自己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
 
「那麼,參加交響樂團的事我會回去想想的。獨奏會的音樂單什麼時候要交呢?」
 
「越快越好,希望是下個禮拜三前。」掙扎的抓住上田,中丸整個人扭成奇怪的姿勢「規劃好送交學生會就可以了,我們會統一送件。唉呀!」
 
「好、好的。」閃開上田踢飛的鞋子,龜梨冒著冷汗退到門口「那我先行告辭了,掰掰。」
 
 
待龜梨關門走遠了,原本還不斷掙扎的上田忽然就沒了勁,歪在中丸身上喘氣。
 
「鬧夠了?」同樣氣喘吁吁,中丸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你就這樣拉他進交響樂團?」拍拍身上的灰塵,上田站起來「可能會出大事喔。」
 
「我只是提一下,會不會去還是要看他自己。」也跟著站起來,中丸還是先跑去看了自己的提琴。
 
「而且你就這麼確定他能考進交響樂團,而且剛進來就當首席?」
 
「那當然。」伸手擰了他鼻子一記,上田壞笑。
 
「我上田龍也壓中的寶,至今可還沒失手過呢。」
 
吃痛的摀著鼻子,看他這麼開心中丸也只能嘆息。
 
『看來今年的校慶肯定是熱鬧非凡了。』
 
 
 

 

 

 

 
 
以下補充說明單元是也
 
Q:中丸在文中演奏的曲目Suite 1 en sol majeur是?
ASuite 1 en sol majeur是有音樂之父之稱的巴赫(又譯作:巴哈),為大提琴所譜寫的無伴奏組曲。據傳寫作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的源由,是因為巴赫曾參加某位貴族領主組成的樂團,在樂團中有兩位非常擅長大提琴的演奏家,於是巴赫便以他們為對象譜寫了總共六首組曲,傳頌至今成為大提琴歷史上最重要的曲目之一。詳細的典故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圖書館找相關的資料,或上各大搜尋引擎尋找。
 
 


※ Suite 1 en sol majeur試聽
演奏者:馬友友(不確定)
平台:神奇的你水管Youtube


1. Prelude(前奏曲)


2. Allemande


3. Courante


4. Sarabande


5. Menuet I – II


6. Gig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