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964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onata No.4

 
 
Wieniawski 第四號華麗的波蘭舞曲一曲奏罷,就連指導過無數優秀學生的資深教授都忍不住鼓起掌來。
 
「太好了!」雷蒙索教授忘情地鼓掌「多麼棒的技巧!你是我近年來看過最優秀的學生!」
 
「謝謝教授指導,我還需要多練習。」龜梨微喘著氣謙虛地說道。
 
身為『拉威爾學院』的學生,為了取得參加校外比賽的資格,必須要先取得參加校內篩選會的推薦名額,只有被教授推薦進入名單的人才有資格參與資格篩選,這是為了派出足以代表學校最優秀的人才所特別限制參賽的原因。
 
為了取得篩選會的資格,今次的練習龜梨幾乎使出了全力在演奏,艱澀的技巧在的手中化作極為華麗的音符,琴弓擦過尼龍弦發出的每個音階也細緻到不可思議,即使龜梨所擁有的小提琴只能算是中高階級,並非什麼音色優美的稀世名琴,但透過他驚人的琴藝調和之下,這樣的表現已可以說是發揮出超越樂器本身潛力的聲音了。
 
「呀……真是太令我驚訝了。」像是還不能平復情緒似的,雷蒙索教授邊拿手帕擦汗邊熱切的搭著龜梨的肩膀。
 
「要知道,雖然現在有很多孩子在師長有計畫的訓練下年紀輕輕就能演奏這首曲子,但始終沒有辦法跨越年齡帶來的生澀與單純的複製下呆板的音色。」
 
「不只是Wieniawski op.4 Polonaise Brillante呀!你在測試會上演奏的Partita No. 3 in E Major, Prelude也是,演奏那樣的曲子或許不能單論技巧,但卻絕對不會少掉技巧的重要性的。」
 
「您說的是。」龜梨和緩的笑著,輕輕將話題拉到自己想要的方向「事實上關於這次的校內篩選會
 
「喔?你有興趣麼?」
 
「可以的話,想試試看自己的能力。」低垂的眼瞼遮住了瞳眸中強烈的求勝光芒。
 
「唔,我個人是很希望能推薦龜梨同學的。」雷蒙索教練早看出了他的意圖,只是……「雖然你的琴藝的確是擁有非常高超的水準,不過我想,這次的機會還是讓給其他人吧。」
 
這樣急轉直下的情況令龜梨有些錯愕「可是教授、」
 
「請問有哪些部分需要調整呢?校內篩選會是在下個月,在這個期間內的話我可以、」
 
老教授揮手打斷了年輕學生未盡的話語「……你太過心急了。」
 
見龜梨倔強的咬著嘴唇,他不禁為這樣好勝的學生擔憂「現在應該還不到你緊張『許可』不足的時候吧?不需要著急的。」
 
「我並不在意『許可』,教授。」龜梨還是沒有辦法理解「您希望將機會讓給急需『許可』的其他學生這我知道,但我也只是希望能夠清楚知道自己的能耐……我想確認現在的自己能力到哪裡了。」
 
「即使你不在意『許可』,龜梨,但我能肯定的說,你的參賽會混淆評審們當下的判決能力,這對其他參賽學生並不公平。」
 
「你擁有一流的技巧,這是無庸置疑的;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都還無法每次都順利演奏這些曲目。」
 
「但是你缺乏了一些對『音樂家』而言最需要的東西,這是如果不仔細聽,就不會聽出來的東西。」
 
……我缺乏的是什麼?」
 
「你希望我告訴你答案麼?」
 
龜梨忽然緊閉著像是在壓抑情緒似的雙眼沈默不語,然而再度睜開的時候,神情已回復成平時冷然理智的模樣,讓原本十分擔憂他會崩潰的教授難掩驚訝。
 
……其實只是不喜歡我的演奏風格而已吧。」幾乎是含在嘴裡的一句話,隱約的聽不清楚。
 
「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在自言自語。」曖昧地偏頭微笑,龜梨將小提琴收了起來。
 
「今天的事我回去會再想想的,謝謝教授的指導。」
 
「喔……那今天就上到這裡吧,下次上課見囉。」
 
「再見。」離開教室前龜梨有禮的向師長鞠躬,輕輕關門。
 
獨自佇立在走廊上,他忽然失笑地搖頭「………下次上課見麼?」
 
「已經不會再上您的課了,雷蒙索教授。」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鮮少人知道龜梨一開始不是學小提琴出身的。
他是在莫約上中學的年紀才忽然轉換跑道,從鋼琴跳到小提琴。
 
那是一段光是回想起來都覺得十分辛苦的日子。
 
即使基礎樂理的知識不變,鋼琴與小提琴畢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演奏樂器,尤其當身體成長到十二、三歲骨骼逐漸結實的年紀,即使繼續練習鋼琴也一定會碰上撞牆期,何況是改學需要手指發揮精密技巧的小提琴呢?
 
龜梨其實也不曉得自己對音樂為何如此執著。
雙親皆是律師,兩位優秀的兄長也是走法學的路子,排在第三個位置的他除了繼承到家族遺傳的理性與冷靜外,還有一雙對於彈奏鋼琴來說最不利的,骨架太小的雙手。
 
可是他沒有順著家族的路子走,反而一意孤行的從練習鋼琴開始往音樂世界裡鑽,就算後來彈鋼琴遇到瓶頸,他也沒有太多猶豫的就轉換跑道改學小提琴,說什麼都要繼續走下去的這股氣勢強得嚇人,終於讓原本還很反對的雙親放手任由他去。
 
只不過放手由他去的意思並不代表支持,他們還是沒有為他請家教,所有的開銷包括買小提琴的錢,都是龜梨自己用存下來的零用金購買的,雖然看不過去的二位兄長會偶爾偷偷贊助他CD或琴譜,不過作得太明顯也是會連帶受到責罵的。
 
那時龜梨只有不斷的練習,練習,再練習,連睡覺時腦子裡也都爬滿了音符,隨時想通了指法就想拿琴來實際演練,四處蒐集相關的CD唱片千百遍的聽,全心投入於新的樂器裡。
 
所以與其說龜梨和也是小提琴天才,倒不如說他是超級努力家。
他對小提琴的確是有天分,但他的努力與堅持,絕對是他能夠成功克服難關的原因。
 
上了高中以後,雖然他讀的是以升學為主的私立學校,不過還是有設立以體育和音樂為主的特殊班級。不過龜梨當然是沒能得到父母的許可申請到音樂班去,所以他只能趁課餘的時間偷偷跑去音樂班的教室外『旁聽』,卻也意外牽連出一陣騷動。
 
起因是音樂班的導師看龜梨這麼勤快的『旁聽』,便半開玩笑的邀他參與練習,卻沒想到龜梨真的答應了下來,還在隔天就帶了自己的小提琴來報到。於是乎,既然人來都來了,邀也都邀了,導師只好勉為其難的先讓龜梨試試看程度是否能跟上。
 
結果只能說是,一鳴驚人。
 
然後在下半年他以小提琴首席的身份參與音樂班樂團的校際比賽,從此被『拉威爾學院』注意到,隔年就收到了入學邀請函以跳級生之姿加入高等部的行列。
 
雖然是十分特殊的經歷,不過換言之,至今的龜梨可以說是完全都靠自學撐起一片天。
這當然不是什麼壞事,但也不能算是件好事。
 
若要問為什麼的話,只消看龜梨從入學開始換了不下第三位指導教授便可窺知一二。
 
這世上有很多事情不努力就辦不到。
同樣的,這世上也有很多事情不一定光努力就能辦到。
 
龜梨雖然清楚的知道這點,卻不曉得該怎麼作,只能藉由不斷的更換指導教授來找答案,或者說是逃避;畢竟他也才是個剛滿十七歲的少年罷了。
 
只是任他怎麼也猜想不透的是,為何每位教授都喜歡說他的演奏有缺陷?
 
 
「真是不爽!討厭!」迎著風,靠在欄杆上的龜梨煩躁地罵著。
 
剛從行政大樓退選課程之後,心情極度不佳的龜梨沒有馬上回到宿舍,反而跑到頂樓天台吹風,希望自己能再回去之前把情緒調適好。
 
看了一眼放在角邊的愛琴,龜梨落寞地蹲下身撫摸琴盒「為什麼大家都不瞭解呢?」
 
琴盒想當然是不會回答他的,於是龜梨將盒子打開取出小提琴,熟練地將琴架在肩上偏頭靠著,像是在思索什麼的拿著琴弓的手稍微停頓了一下,忽然用力擦出第一個音符。
 
出自音樂名劇〝屋上提琴手〞的主題曲,那帶有濃豔色彩的音符如河般在灑滿血紅夕陽的天台上奔流四散,午後的強風吹亂了龜梨柔軟的短髮,卻沒有影響到他靈巧撥弦的動作,反而像是加成效果似的更加快了琴弓摩擦的速度,帶出了極富俄羅斯風情的節奏。
 
沒了鋼琴與其他樂器的陪襯伴奏,小提琴的聲音顯得特別清麗,在週末日落時分的空蕩校園裡顯得格外孤寂。但龜梨沒有分神注意這些,只是一心一意的專注在演奏上,直到長達七分鐘的曲子結束,才如夢初醒似的被突來的掌聲嚇到。
 
他四下張望著尋找聲音的來源,卻什麼也沒發現。
 
「上面啦!上‧面!(UEDAUEDA!)」
 
慵懶的趴在通往天台的樓梯間上放水塔的危險高處,上田還有心情講笑話。
 
 
 
(待續)
 
 
 
以下補充說明單元是也
 
Q1. 關於Wieniawski的第四號華麗的波蘭舞曲(op.4 Polonaise Brillante)?
A1. 是整首以高難度技巧組成的華麗曲目,也就是所謂的炫技曲,在考試或比賽時常見的曲目,演奏者需具備深厚的基礎才能游刃有餘的展現技巧。
 
op.4 Polonaise Brillante試聽
演奏者: Jascha Heifetz
平台:神奇的你水管Youtube
 





Q2. 關於〝屋上提琴手〞的主題曲?
A2. 〝屋上提琴手〞原本是百老匯的經典劇碼之一,在1971年改編成音樂劇型式的電影。故事中心敘述的是各式各樣的衝突與矛盾,像是介於傳統與現代、父母與子女間的諸多難題,卻藉由小提琴的樂音串連,將原本的衝突與矛盾化為主人翁內心真誠的對話,進而出現了寬容、理解的想法,也讓故事有了一個圓滿的結局。此部電影的配樂出自傳奇大師John Williams,由EMI發行原聲帶。(PS.這真的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電影,我自己非常喜歡,若各位想深入瞭解更多關於影片的事,只要在搜尋引擎打上片名就可以找到很多相關資訊了。)
 
〝屋上提琴手〞的主題曲試聽
演奏者:Artur Banaszkiewicz
平台:神奇的你水管Youtub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