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964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onata No.2

 
 
 
距離龜梨進入學校也已經過了一個月。
 
自從那日謎一般的上田學長帶他到學生會填了張表格,又不由分說地將他拖到隔壁的『風紀委員會』辦公室自顧自的翻找了半天,最後丟了個黃色臂章要他別在右臂上,說了句「明天早上五點校門口集合!」之後,龜梨便深信自己『話題人物』的角色還會持續一陣子。
 
剛入學就跳級進高等部,並且在僅僅一週內被指派擔任風紀委員。
怎麼想都不可思議吧?偏偏這樣的事就真發生在自己身上。
 
思及此,龜梨隱隱的感到自己纖細的消化器官正在痙攣……
 
 
「你還好嗎?」
 
一抬頭,對上的是身材高了自己許多,同期入學同樣跳級進高等部,另一個最近的『話題人物』,也是他的室友,:田口淳之介。
 
「沒什麼,只是胃痛的老毛病……抱歉佔了廚房。」乾笑著側身讓出走道,龜梨拿了溫好的蜂蜜水離開廚房。
 
說『拉威爾學院』是貴族學校,從它每年索取的學費就可以窺見一二;但是同樣的,它的福利也是其他學校難以模仿效法的。
 
就拿龜梨居住的學生宿舍來說,新入學的學生會兩人為單位分到一『棟』宿舍,這在外頭簡直是難以想像的,更別提某些擁有會長之類頭銜的高等部學生,甚至可以要求住一人獨棟的別墅。
 
當然,剛入學的龜梨和田口再怎麼破例也不可能取得那樣的資格。
他們所居住的是『普通』的宿舍,除了二樓是兩人各自擁有隔音設備完善的房間,還有一間乾濕分離的浴室,一樓則是客廳,開放式廚房與餐廳,還有附露天座面積不大的小院子。
 
老實說這房子對於龜梨來說是太大了。
由於雙親都是屬於高薪族的律師身份,即使家裡有四個兄弟,他的房間也從沒小到哪兒去。
但現在很明顯的,他那不小的房間根本比不上『學生宿舍』的房間。
 
俗話說房子越大越難清理,這點也著實煩惱了龜梨一陣,幸好每週學校都會派清潔人員前來打掃公共區域,所以他們所要做的只有維持自己房間與公共區域的基本整潔而已。
 
更讓龜梨感到放心的是同住的田口衛生習慣看來並不差,至少同住了一個月下來,不管是公共區域還是他的房間都依然維持著一定的整齊,不像一般被傭人照顧得自理能力全無的溫室草,老實說讓他有些吃驚。
 
因為如果說龜梨的家境算優渥,田口家可不是『優渥』兩個字就能說通的富有程度。
 
田口是日本第一的船王世家,除了營造販賣船舶外也兼做貨運貿易,而現任船王只有一女一男,淳之介就是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標準貴公子。
 
 
『我是在船上出生的。』
龜梨還記得自己聽到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哪兒出問題。
 
但很遺憾的,他的聽力好得嚇嚇叫,於是只好半開玩笑的調侃室友。
『所以你是海上鋼琴師囉?』
 
『不。』
 
田口一派認真地說『我玩爵士鼓。』
 
 
當時龜梨險些成為剛入學就跳級,僅一週就當上風紀委員,並且在入住宿舍第一天就被當成餐後水果的葡萄哽死的傳奇人物。
 
先撇除那個傳奇不傳奇的問題,要知道龜梨也不是沒見過大世面的人,只是一般既定印象提到『音樂學院』大概只會想到古典樂器,要說爵士類音樂的話,大多也是選擇鋼琴或薩克斯風一類獨奏性質比較強的樂器……這還真是龜梨第一次遇上玩爵士鼓的人……而且還是靠爵士鼓跳級入學的超級強者!
 
若是不懂門道的人看爵士鼓表演,大概會以為那只是一陣亂打亂踩,毫無章法可言。但實際上在沒有音樂支撐的情況下,節奏便是爵士鼓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武器,而使用多變的技巧駕馭節奏可說是非常困難的,更別提即興創作了;那真是天堂與地獄只有一線的分別。
 
龜梨當然也是聽說來的;那天測試田口帶了整套自己調校過的愛用鼓來,雖然評委們早已得知他的專長是爵士鼓,但聽見他說即興表演時還是忍不住為他捏了把冷汗。
 
剛開始幾乎所有人都一副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樣子,進行到中段的時候節奏一產生變化,本來只是來旁聽的學生會副會長,也是高等部的爵士鋼琴高手便忍不住技癢上前加入戰局,原本單純的測試會竟成了精彩絕倫的爵士音樂競技!
 
據說那一個精彩呀!
差點連評委們都跟著起立鼓掌叫好了!
 
雖然因為有學生會副會長的亂入而使後半部的成績照規定不予計算,但田口的表現足以讓評委們一致給了最高評價,無異議將他送入高等部。
 
田口和龜梨是這一屆唯一跳級進入高等部的學生。
也是這三年來屈指可數的其中兩名跳級生。
 
於是學校便順水推舟的乾脆將他們宿舍編到一起,省得又發生什麼嫉妒心而起的紛爭。
 
 
「開學也一個月了,龜梨君還習慣麼?」拿著咖啡晃出廚房,田口在上樓時忽然轉身問了一句。
 
「誒?啊……
 
龜梨有點曖昧的笑了「該怎麼說呢?總覺得無法理解的事還有很多……
 
畢竟這裡與外面的學校差異實在太多,也太大了。
 
「光是選課問題就讓我煩惱很久……。田口君是怎麼選的?」
 
「我呀?只有主修跟文科而已。」
 
「咦??數理你沒有選麼?」
 
「學那個幹嘛?」田口反倒疑惑起來。
 
「以後走的都是音樂路,如果不是特別對數理有興趣或執著,應該不需要選吧?」
 
「原來如此…….」嘆了口氣,龜梨顯得無奈。
 
「還想說為什麼平常的主科通通都被擺在選修,而選課的人數也不多,原來在這個學校是這樣子啊。」
 
『來這裡就是要磨練音樂技藝!』
 
就讀『拉威爾學院』的學生幾乎都是抱持這樣的心態,所以對於一般教育裡規定的學科幾乎都是以選修的方式處理,即使沒有選任何一科普通課程校方也不會採取什麼作為,再說選修普通課程即使成績好也拿不到『許可』,因此大部分學生幾乎都是能不選就不選,好爭取時間在練習、比賽或參加校務上。
 
「嗯,因為龜梨君是高二才從普通學校轉過來的嘛,不能適應很正常的。」
 
「田口君不也是剛進來的麼?看你倒沒什麼不適應的……
 
「因為我本來就是請家教兼自習啊。」田口無謂的聳肩,看來還有點小孩子心性「在這之前我幾乎整年都待在船上,能學的科目也有限,跟這裡的學習方式倒是蠻類似的。」
 
「而且真的想學的話,等狀況穩定了之後再選也不遲啊。你又不是非得明年就拿到畢業資格不可。」
 
「說的也是。」
 
目送著田口輕巧上樓的腳步,龜梨想著自己要是能有他一半豁達就好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