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29645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Sonata No.1

 
龜梨和也曾反思過自己是不是生來就惹人厭。
 
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導致,自小開始,正確來說是就讀幼稚園的第一天開始,總是有不少人前仆後繼的來找他麻煩。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了升上小學,讀中學,進入高中,只要是任何一個新環境,總會像唱片跳針那樣不斷出現所謂「看你不順眼」,「給你點顏色瞧瞧」和「教導你世間險惡」的詭異傢伙。
 
原本他想,這大概是世間的常理吧。
差不多等級的人們總想找機會把別人比下去好讓自己看起來威風。
 
但是進到這間以高音樂素養聞名,學費也高得嚇死老百姓的貴族學校『拉威爾學院』才不到一週的時間,連學校宿舍都還沒有搬進來住,就被學長們堵在庭院一角『指導』,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不過畢竟是接受過菁英教育的人,找麻煩的方式也跟一般的暴力威脅不同,是那種偶爾在言語上戳你一刀,有機會便扎你一針,做得不明不白所以也無從指責,很容易使人處在焦躁不安的情緒下的「文明人手段」。
 
但這對長久處於欺凌事件,早已經對此類事情不痛不癢的龜梨來說,這只有讓他覺得稍微有點煩惱而已,不但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焦躁不安的情緒反而是由欺凌人的那一方承擔了。
 
於是焦躁的他們才冒著風險將龜梨給拉到校園一角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打算開天窗說亮話,給這個剛進學校的菜鳥一點震撼教育!!
 
然而面對這樣的大陣仗(其實也就五個人),龜梨不但沒有露出他們預期恐懼求饒的表情,反而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知道在碎念什麼,一臉悲從中來好像誰對不起他似的無奈神情,從頭到尾幾乎沒正眼看過他們一回。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們說話?!」學長A不耐煩的壓低了聲音吼著。
 
像是終於注意到自己正被人家『恐嚇』,龜梨悄悄嘆息「是的,學長。所以你們想怎麼做?」
 
「看你們也是不缺錢的,而如果只為了消氣出手打人,若傷了你們寶貝的手指可不好……難道我說得不對麼?」
 
「你!」學長B聞之氣結,忍不住撲上前揪住他的衣領「別以為剛進學校就跳級到高等部有多了不起!告訴你!進得去出不來的大有人在!我看你囂張到何時!!」
 
「不好意思,分配學籍的事並非我能決定,而是由學校老師判別,如果學長在這方面有什麼疑問,建議還是去請教校方吧,跟我講是沒有意義的。」
 
即使被比自己高一個頭的人揪著領口提著,雖然難受,但龜梨依舊保持平穩的語調。
 
理性,聰穎,冷靜,並且盡量減少激怒對方的言詞。
但有時候卻會造成更大的反效果。
 
「我就是討厭你這副自以為是的態度!!」
 
對方終究還是耐不住的出拳了。
可預期會砸在臉上的痛楚並沒有到來。
 
睜開因本能而閉上的眼睛,對方的拳頭就停在他的眼前約一公分的距離,像是在對抗什麼似的顫抖著,指節泛白。
 
「不過是在涼亭打盹也會遇上這種事,不知道該說我運氣好呢,還是你們運氣太差?」
 
帶著明顯嘲諷的聲音低低的,說話者不知何時已站在兩人身邊,僅用了右手便輕易阻止拳頭的行進,並巧妙的停在這樣的距離。
 
被拎著的龜梨感覺這位忽然冒出來的仁兄與自己差不多身高,也是屬於纖瘦體型,但此時理應在身材上佔優勢的五名學長卻抖的跟風中殘燭一樣,甚至有一個還腳軟的坐到地上發著冷汗。
 
「初等部的高山,中等部的野原、堀、中島,還有……高等部的新澤?」看見被一一點名的傢伙臉色刷白,那人惡作劇似的笑得開朗。
 
「威脅同學是不好的行為喔~」忽又見他右手一施力,揪人的學長便吃痛地放開了龜梨退到後頭「雖然輩份來說他是學弟沒錯,不過以等級來說,他不是中等部的堀同學可以要脅的人呢?」
 
聽見這句話,被稱做堀的少年有些踉蹌地又退了幾步。
 
「你們的名字我記下了,明天就會給處分。……有什麼要反駁的嗎?」
 
沒有。
雖然沒有開口,但他們垂頭喪氣的離去已代表了一切。
 
龜梨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沒有婦人之仁的幫他們說話。
其實也是因為看見他們落寞的表情而不知該如何開口吧。
 
目送他們離去後,那人才開口說道「雖然不是第一次處理了,不過在開學這麼短時間內被找麻煩的我還是初次碰到。」
 
聽見他近似調侃的話,龜梨轉身向他鞠躬「謝謝學長解圍。」
 
「唉呀,挺懂禮貌的嘛。」他笑了起來,龜梨才發現站在面前的少年有著一張令人驚嘆的美麗容貌。
 
烏黑澎鬆的中長髮被隨意的繫了個小馬尾在腦後,黑亮大眼閃爍著戲謔的光芒,小巧圓挺的鼻子與淡蜜色的嘴唇,白晰的皮膚在陽光下透著健康的粉紅,白襯衫外套了件長袖羊毛衣,黑色的制服褲子下擺看得出改過的時尚線條,還有一雙突兀的……涼鞋。
 
令龜梨特別在意的地方除了那雙不搭調的鞋子之外,是別在胸前的盾牌型靛金色徽章。
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了兩個字:風紀。
 
「我是上田龍也。你就是最近話題人物之一的龜梨和也吧?」
 
「呃,我想應該是。」什麼話題人物???
 
「聽說你在學籍分發測試會上選了Partita no.3- Prelude?」走回涼亭拿了一本琴譜,上田示意要龜梨跟上自己的腳步。
 
「啊……是的。」雖然不知道對方要帶他去哪,但龜梨也只好跟了上去。
 
「那天旁聽的傢伙說在座的評委們都對你讚譽有加,甚至當場決議推舉你進入高等部……我想剛才那一票應該是衝著這件事來的。」
 
果然是為了這個啊?
龜梨一點也不意外的表情引起了上田的興趣。
 
「吶,你弄清楚這間學校的規矩了嗎?」斜拉著欄杆,原本已經踏上樓梯的上田忽然轉身逼近龜梨,一副就是要親上去的樣子。
 
「還不是很懂。」急忙後退拉開彼此的距離,龜梨發誓自己看見他眼中那惡作劇得逞的光彩!
 
「嘿~~蠻機靈的嘛!」笑嘻嘻第三步併兩步跳上階梯,上田滿意的感覺他也正加快腳步跟上「那就破例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
 
 
『拉威爾學院』是一間位處山上的貴族音樂學校,以培訓優秀的音樂人才進入國際而聞名,通常只要能取得本校的畢業資格,之後無論是要到國外的音樂學院再進修,向知名大師學習求教,還是要以音樂家身份開始活動,都比依循一般管道要更加有利,也因此成為日本學習音樂的年輕學子夢寐以求的殿堂。
 
「不過相信你也知道了,本校並非以輩份,而是以實力作為區分的。」上田跳著步子踩過湖面石板,一路往學校東邊的行政大樓去。
 
「分初等部、中等部,跟高等部?」
 
「沒錯!」
 
因為『拉威爾學院』是以教授音樂為主的學校,在學制上也與一般學校不同。
 
首先,入學方法並非考試,而是需要透過他人介紹,或是學校有專司尋找人才的部門發出邀請入學信函,只有這兩種方式才有可能進入本校,此外,對於年齡和教育程度則沒有任何規定。順帶一提,龜梨是收到入學邀請信函的後者。
 
但入學之後還不算真正的取得學生資格,必須先進行所謂的學籍分發測試會。由測試者自選曲,擔任伴奏的多半是學校的助教或高等部的學生,在有限的一曲內盡量展現自己的能力。參與評分的都是學校精選的教授,據說偶爾也有校長私底下旁聽給分的狀況,不過這當然是保密到家的行動。
 
 
「那麼要如何才能升級呢?」滿臉黑線的看見上田翻窗戶的行為,龜梨有點遲疑自己還要不要跟下去。
 
「你已經是高等部了不需要升級,只要拿到十個『許可』就能夠畢業啦!」站在花園裡,上田彎腰拉開窗簾「一樓窗戶摔不死你的,走這裡是捷徑!」
 
「『許可』又是什麼東西??」嘆了口氣,龜梨還是認命的跟著翻窗戶。
 
 
剛才也說了『拉威爾學院』的學制跟一般學校不同,在學籍晉升也有很大的不同。一般的學校是學分制,只要取得一定數量的平均分以上成績,加上足夠的上課時數便可晉升到更高的學籍。但是在這裡,學籍是一入學就已發派好的,若想晉升學籍必須透過取得『許可』的方式,每一學籍同樣都是取得十個『許可』就能晉升,想取得畢業資格,就非得要是以高等部學籍取得十個『許可』才行。
 
「你不知道『許可』的話,大概也不知道怎麼樣取得『許可』吧?」
 
「是的。……我說你這樣打擾人家上課好嗎?」因為此刻上田正貼著玻璃對裡面進行一對一鋼琴授課的學生做鬼臉。
 
「啊?沒差啦,我故意的。呸~~~」然後在聽見對方彈錯音時偷笑地拉著龜梨逃跑。
 
 
『許可』是只有在本校通行的證明。學生可以透過取得校外比賽的前三名,校內比賽的前三名來交換,或是參與校交響樂團、擁有特殊身份(比如學生會、所屬組別組長),以及積極參與校內表演活動等方式來取得『許可』。
 
每一個學籍能取得『許可』的審核度都不同,當然有時難免會摻雜教授私人主觀意識在裡頭,而想取得校外比賽資格還先必須在校內先進行篩選,不是你想報名就能報名,再說能取得特殊身份的大概也都不缺『許可』,因此積極參與校內事務就成為大部分學生取得『許可』很重要的一個管道。
 
不過『許可』也不是可以一直累積的。取得之後的有效期限只有一年,而且是個別計算,若沒能在期限內使用的話,該『許可』就會重新歸零,就得想辦法在最近的一個『許可』到期前集滿十個,才能有效的申請晉升學籍。
 
然而晉升到中等部和高等部之後,每年必須分別取得三個和五個『許可』才能維持學籍,否則就會收到降級的處分。這是為了保持一定的競爭度,以及對同學們自我管理能力的測試所施行的制度。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拉威爾學院』並無強制退學的處分,而對『許可』取得的要求也僅有中等部和高等部,所以即使一直待在初等部無法取得任何一個『許可』,也不用擔心校方會要你捲鋪蓋走人。只是,任何一個傲氣甚高的菁英都不會想讓自己落於那樣的處境,於是多半選擇在收到降級通知以前便悄然離校。
 
 
「所以那些人才會說『進得去出不來的大有人在』啊。」龜梨忽然想起那群人悲憤的表情。
 
「唔,這麼說是沒錯啦。」上田拖著涼鞋在地上發出啪答啪答的聲音響徹了空蕩蕩的走廊「能進入這兒的學生以前應該都是佼佼者吧?所以才會被選進來。」
 
「但是當進來這個學校,身邊都是菁英、佼佼者的時候,自己就絲毫佔不到優勢,甚至遇到『菁英中的菁英』時打擊會更大,就更別說什麼後台背景了……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有錢有權有身份的傢伙不是嗎?」
 
「不過啊,雖然有像他們那樣的人在,但也是有不少『許可』多到破表的傢伙還留在學校裡不畢業。」
 
「為什麼???」
 
「相信你也知道了,在這裡,畢業於否取決於自己,而不是校方。」比了比腦袋,上田笑得別具深意。
 
「學到什麼程度對自己才算足夠?自己缺失的是那個部分?如果不思考,只因拿了十個『許可』就沾沾自喜的決定畢業,那辛苦的還在後頭呢。」
 
「也就是說,自我管理很重要。」這點倒是滿符合龜梨對自己的期許。
 
「嘛,大概就是這樣啦。」頑皮的眨眨眼睛,上田停在一扇門前「還是建議你不要想太多,開開心心的學習就好了;『許可』什麼的就由它去吧。」
 
「我知道了。」定定的看著他,龜梨忍不住又說了一次「謝謝你。」
 
「嘻嘻。」只顧著笑的上田敲也沒敲的便扭開門把。
 
門上掛著的牌匾鑲著三個金色字體。
 
 
 
 
(待續)
 
 
以下補充說明單元是也
 
Q:龜梨在文中測試會演奏的曲目Partita no.3- Prelude是?
APartita no.3是有音樂之父之稱的巴赫(又譯作:巴哈),為小提琴所譜寫的無伴奏組曲,文中龜梨所挑選的是組曲中的前奏曲Prelude,也是比賽中常見的指定曲目之一。本曲對小提琴要求的演奏技巧不算太高,只要循序漸進的習課,即使小學生也有能力演奏此曲。但〝會拉〞與〝拉得好〞則完全是兩回事,因為巴赫的曲子向來以結構工整而優美為名,每個音階都不能含混帶過,因此演奏者若技巧不純熟很容易就會被聽出瑕疵,此外,本曲所表現的音樂境界比展現技巧還重要,如果只是單純以技巧演奏的話便無法體會此曲的含意。
 
Partita no.3- Prelude試聽
演奏者:Nathan Milstein
平台:神奇的你水管Youtube
 




 
P.S. 以上單元僅在特殊曲目出現時才會登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