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繭單說 ★
關於部落格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 33064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化為千風的你‧致 赤如(花花)

 
 
關於那些「愛要及時」啦,或是「愛要少說,多做」之類的道理,我想沒有必要再浪費篇幅講了。因為這些道理大家都知道,大家都明白,單單只是做了或是沒做而已,如今再講一些老生常談的東西沒有任何意義,也只是毫無幫助的馬後砲。
 
所以首先,想先來回顧我與她認識的點點滴滴。
或許一點也不有趣也不精彩,但這是我與她的緣分,也是我現在最珍惜的部分。
 
 
認識赤如(花花),是在20078月的CWT場次。
會記得這麼清楚只是因為,那是我初次參與CWT的擺攤活動,所以對什麼事都覺得新奇有趣,對所有來玩的朋友也都有印象。
 
還記得在擺攤的時候(當時是在小黑豹的攤位寄攤),逛完攤的小豹帶了果果的赤龜激H本與小薇在我身後又叫又跳的,好不容易平息了幾分鐘,忽然又竄出第二波尖叫聲。一回頭,只見小薇依舊抓著本子鬼吼鬼叫,旁邊則站了一位個頭嬌小的赤西Coser雙手捧著臉頰喊「好熱!好害羞!」。
 
那就是我初次見到的赤如。(當時好像還是『赤山如』的樣子)
很嬌小,很可愛,也很帥氣。
 
當天活動結束之後,接著是第一屆KAT-TUN Fans聚會,由KAL工作室的前身‧OJ工作室與赤龜家所合辦。大略的狀況大家可以回去翻當年度的CWT兩天REPO,如果你有興趣的話。
 
裡面提到我硬拱了朋友上台丟臉。
其中一位就是赤如,非常臨時的被我抓出來模仿赤西抹唇與示範KT拳。
雖然她非常害羞(與害怕),但即使到現在我還是想說,孩子妳真的太優秀了。
 
也由於我在網誌上致歉的關係,這個感心的孩子便悄悄跑到灌水區留言。
 
2007.8.12
 
(前略)

我果然是那個炒熱場子的點阿(抖)
不過我沒有任何一點點責怪你的意思喔
一點點都沒有噢(眨眼)
所以你不用跟我說不好意思~

(中略)

總而言之 下一次 我們一起加油吧
我可以跟你一起當主持人XD
不過如果想看我扭屁屁的話還是當表演嘉賓吧XD
總而言之辛苦你了
最後我要牽走你的連結XD

我是赤如 以上
 
 
瞬間我就被萌爆了。(喂)
然後親愛的我給妳加一萬分!!(咦)
 
之後因為小薇跟赤如越來越麻吉的關係,我也跟赤如更加熟識了起來。
至少,我記得我們一起去公館的那間義大利麵店吃過不少次晚餐。
 
初次看到她的食量我整個傻在現場。(雖然也有可能是被萌炸的
 
當時我們邊吃飯邊聊天,她默默嗑完一大盤義大利麵之後,又含情脈脈(?)地看著我面前,因為食量太小幾乎只吃了三分之一就不動的麵,用非常誠懇的、閃爍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視著我,說了一句「阿繭,妳不吃了嗎?」(‧A‧)
 
我內心的小宇宙就萌發了。(喘)
 
所以除了幫她的相方‧丸子解決吃不完的餐點外,她也曾經幫忙我解決這個困擾過。
 
這麼嬌小,食量卻這麼大,電力又這麼強。
簡直就是現實進化版的超級口袋怪物嘛ˇ
其實只是想把她裝進扭蛋裡帶走
 
而除了固定的CWT場次會見到面外,就是辦了三屆的KAT-TUN FANS聚會,我們辦了幾次,她就上台表演了幾次,也才造就了這麼棒的現場LIVE,讓我們的活動頻頻被不知情路過的鄉民以為,真的有明星在台上表演。
 
不過其實,在我的心目中她一直就是明星,無可取代的我們的小赤西仁。
 
 
還有一次我們在西門町偶遇,記得是今年五月的事,那也是很妙的狀況。
熟知我的朋友都知道,本人幾乎是半年才會去一次西門町;除了住得遠之外,還有就是那裡的人潮令我非常苦手,所以能不去就不去。
 
因此這麼小的機率下,在人潮眾多的西門町還能夠巧遇,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更巧的是,我原本要拿東西給小豹卻忘記,和當天約吃飯的閃電往捷運站走的時候,就這麼剛好碰上赤如跟閃你正要去找小豹,因緣巧合下順利的請她幫我把東西帶了過去,現在回想起來簡直就是上天特意的安排。
 
還記得那時候她拉住我的衣服,驚叫的那一聲「阿繭!」
如今回想起來都覺得巧合的想笑,卻又忍不住的流淚。
 
容易害羞,容易被(大家的尖叫聲)煽動,又帥又可愛,嬌小但食量大,對朋友真誠相待,身體不太好,跟赤西仁一樣巧妙融合了各種反差感的,充滿熱力的小太陽。
 
這就是我印象中的赤如(花花)。
 
 
 
 
121下午五點十九分,我接到小薇打來的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小薇的聲音怪怪的,我心裡有點不安,不自覺想到最近幾天她的噗浪內容,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那樣,愁雲慘霧。
 
她首先要我冷靜,做好心理準備,然後以有些顫抖的聲音對我說:
 
「妳知道嗎?花花(赤如)出車禍,走了。」
 
瞬間腦筋一片空白。
 
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會發抖。
比起傷心,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理解不能。
 
「什麼意思?」我記得我是這麼問的。
 
1129凌晨她在高雄出車禍,當天晚上,就走了。」
 
關於車禍的詳情,我不好問,不想問,也不敢問。
只是一直發抖,答應小薇幫忙通知其他人,之後便掛掉電話。
 
深呼吸,然後我敲了小豹的MSN,講不到幾句,便直接撥了手機過去。
 
從此開始淚流成海。
 
 
 
 
124是個天氣很冷,但是有著陽光的日子。
 
上午十點多,朋友們相約去參加花花的喪禮,要一起送她。
才到門口,幾個朋友的眼眶就已忍不住地泛紅,只能彼此互相抓著手臂攙扶著向前,什麼安慰的話也說不出口。
 
一開始我還沒什麼真實感,直到我看見她的照片,眼淚就開始不停滾落。
 
之後隨著儀式進行,到了向她致意的時間,我們一群朋友在門外聽著司儀唱名單位,像是「大學同學一同」、「高中同學一同」、「國中同學一同」之類的,於是朋友們便在外頭討論我們算是哪一個單位的。
 
於是有人說「就朋友吧!」
也有人提議說「還是網友嗎?」
 
「我們是KAT-TUN FANS一同啊。」很直覺的我說。
 
因為KAT-TUN,我們認識了彼此。
 
這是佔了我生命很重要的一塊。
這是佔了在座朋友們生命很重要的一塊。
我想,也是佔了花花生命很重要的一塊吧。
 
當最後司儀喊道「其他單位友人致意」時,我們一群人轟地站了出來,算一算陣丈完全不輸給任何學校單位,也引起了眾人的注目。
 
親愛的花花你看,我們這麼多朋友都來看你唷!
還有很多很多,不能來的朋友也託我們來向你致意喔!
所以請不要再說你沒有朋友了,好嗎?
因為我們大家,都是這麼愛你呀!
 
當丸子與小芙代表大家致詞的時候,許多人包括我都幾乎哭到崩潰。
好痛,真的好痛好痛。
 
三年多的緣分,三年多的感情,都不是流水。
一起笑過,哭過,用力活過的日子絕沒有虛度。
 
花花,我們大家失去你,真的很痛,很痛。
 
 
後來直到火化,雙手合十的我一句道別也沒有說。
 
因為我不想,不願意,也沒有必要向妳道別。
 
只是一直一直,不斷的道謝。
 
謝謝你花花,謝謝你。
謝謝你給了我三年的時間認識妳,與妳相處。
雖然緣分如此短暫,但是謝謝妳,將妳人生最精華的部分分享給我。
 
我不跟妳道別,因為我知道妳不在那裡。
妳化成風,化成我們看到的一切,妳一直都在。
所以,我不會跟你道別。
 
我不會跟你告別。
 
 
 
 
告別式結束之後,一群朋友到了西門町吃飯時,小豹如此對我說。
 
「我平常根本不會敲赤如聊MSN,平時也不會特別想到她。可是只要說到CWT,說到聚會,尤其是每年的聚會,就一定會想到赤如。」
 
「我也是,好像只跟她在MSN上聊過幾次。但是沒有花花的聚會,我根本不能想像。」
 
又或者像丸子在噗浪說的,「沒有妳的赤西仁,沒有我的龜梨和也。」
 
 
這個世上有些人,在自己的生命中佔了很重要的成分。
比如家人,比如愛人,比如親友。
 
這個世上也有些人,在自己的生命中看似輕如鴻毛,但確實存在過。
比如一些不常聯絡但妳記得的喜愛的朋友。
 
花花之於丸子跟閃你,就像是前者;我跟小豹則屬於後者。
 
 
記得最後一次見到花花是在今年八月的CWT
 
因為剛剛發表了「最後一次主持聚會」與「今年將結束跑同人場」活動的消息,許多朋友不畏風雨還是來CWT會場找我玩。
 
當時朋友們問我「下次見面就是十二月了嗎?」
 
「不一定會報耶,再看看吧。」我不敢太快確定。
 
「那以後就會比較少看到你了耶
 
「沒關係的,你們約吃飯的話我還是會出來呀!」
 
這麼說著,然後跟大家一一擁抱。
 
但我沒有想過這真的會是我最後一次抱妳,花花。
 
 
或許我與她不常聯絡,或許我對她並不那麼瞭解,但是這無損我對她的關懷與愛。
 
所謂的朋友,我想不是一定有什麼標準才能衡量的。
KAT-TUN FANS的朋友們來說,你們應該是最瞭解這一點的吧。
 
 
 
 
2007年在日本過年的例行節目「紅白歌合戰」上,古典聲樂家秋川雅史演唱一曲由英文翻譯而成的歌曲「千の風になって」,中文譯作「化為千風」,除了秋川歌唱功力震撼人心之外,歌詞本身的含意也十分令人動容,是我很喜歡的歌曲。
 
只是我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必須要倚賴它才能捱過這陣子的漫漫長夜。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眠ってなんいません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沈睡不醒

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あの大きな空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秋は光になって 畑にふりそそぐ
秋天化身為陽光照射在田地間
冬はダイヤのように きらめく雪になる
冬天化身為白雪綻放鑽石光芒
朝は鳥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目覚めさせる
晨曦升起時幻化為飛鳥輕聲喚醒你
夜は星になってあなたを見守る
夜幕低垂時幻化為星辰溫柔守護你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死んでなんかいません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離開人間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あの大きな空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化為千風  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
あの 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あの 大きな空を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我是真的相信,花花沒有離開我們,而是化為風,化為我們看見的一切事物,從未離開。
 
但即使這麼相信,潰堤的淚水依舊沒有停下。
 
平時有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的時候還好,能說能笑,也沒有什麼異狀。
但只要一靜下來,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想起過去種種,又再度淚流不止。
 
甚至,現在的我完全不敢聽赤西的任何一首SOLO曲,尤其是care
 
因為妳曾說「那是這世界上最溫柔的聲音。
 
 
 
 
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
 
我想總有一天,當朋友們談論起花花,談論起與她的一切,臉上帶著的是笑容而不再是淚水。
 
 
給花花:
 
雖然妳知道我記性不好,但我答應妳會盡我的一切努力去記得妳。
記得妳的笑,妳的擁抱與叮嚀,還有我們的緣分。
我會好好保重自己,妳也要乖乖的,別讓我們這群朋友擔心。
well……妳也知道我們都是群囉唆的大媽性格
 
and雖然妳變成風可以來去自如了,還是記得要回來看看我們呀!
 
我還是不跟你說再見。(對,我很固執)
反正妳只要記得我們真的真的都很愛妳就好了。(笑)
 
 
愛妳的朋友‧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